B1129

白毛热爱者,沉迷白毛无法自拔ing
甜文写手。
cp是@疯狂的莹砸
可以找我聊天哒,私信都会回,问啥都行w

【带卡】你的海域.3

那只神秘生物会说话,不过得在水里——带土被神秘生物拉下岩礁,脑袋浸没在海水之中,他第一反应便是本能地挣扎。神秘生物抱住他,在他耳边低语,所说的不知名语言就像在唱歌。带土并不懂这种语言,但他就是听懂了,他知道这只神秘生物在说,自己听得懂人类的语言。
下一刻带土的头便冒出水面,带土晃了晃脑袋,短发湿哒哒地滴下水来。神秘生物好奇地打量他,摸了摸带土的头发。
奶奶这一定是条美人鱼,带土晕乎乎地想。他的一只手还抓着对方,那构造绝对不是人类所能拥有的。
“你……你是人鱼吗?”
神秘生物松开他的手,带土还未来得及拉住他,他便游远了;而后那只神秘生物跃出海面,带土清晰地看到包裹在神秘生物尾部的深蓝色鳞片,和半透明的像会发光的尾鳍。神秘生物落入海中,溅起的水花落在带土脸上。
那一定是人鱼!
带土不记得自己到底怎么走回家的,当他关掉灯躺在床上时,脑子里还在一遍遍重复着人鱼跃出海面的情节。那会是童话里的人鱼吗?这么漂亮的人鱼会对王子一见钟情,为了王子甘心失去好看的尾巴和悦耳的声音,忍受走在刀尖上的痛苦吗?
如果真的这样,被人鱼爱上的王子真是太不幸了。因为王子没有发现这么爱他的人鱼,不知道他曾拥有这么美好的东西。
带土好几天都没有去海边,直到他总算把那一堆乱七八糟的作业写完。他不知道自己还可以做什么,或者说他自己只想做什么、而不想做其他事。
他想去见那条人鱼,即使他不是王子。
他在一个夜晚付诸行动。他在天空拉下帷幕时跑出家门,穿行于稀疏的植物之间。天空中的月亮提供了足够看清前路的光线,让带土能够绕过障碍。他奔跑着,分不清到底是什么在给他动力,但确确实实让他跑得越来越快。
到了,快到了。带土来到岩礁下方,不假思索地开始攀爬。他仅花了几秒便爬了上去,连他自己都觉得惊讶。他站在上面,海风有力地吹向他。若是以前,带土一定会坐下来,但这时带土一点也不想这么干——
他迎着风走到岩礁的最高点,深吸一口气,对着海面大声呼喊:“你在吗——”
太奇怪了不是吗,带土甚至还不知道怎么称呼这条人鱼。但他就是觉得,如果那条人鱼听见了自己的声音,那人鱼一定会来的。
人鱼一定会来的。
带土感觉到什么东西拍了拍他的脚面,他低下头,看见那银发的人鱼正好奇地仰望着他,好像在询问有什么事情。
带土感觉自己脑子一片空白,那人鱼的尾巴拍了拍水面,带土可以看见小小的浪花,他想也许那是人鱼不耐烦的表现……
“……那个,你听过《海的女儿》吗?”
人鱼向他摇了摇头。
于是带土坐下来给人鱼讲这个奶奶告诉他的故事,他的腿垂在下面,海水时不时涌上来,像也在好奇这个童话。人鱼半个身子露在海面上,手肘支在岩礁的边缘,双手托着脸,侧头听带土讲这个故事,尾巴时不时拍拍水面,海浪冲击岩礁所形成的白色泡沫在他身边徘徊不去。
“最后,人鱼公主变成了泡沫,在太阳光中升起,飞向天边……我讲完啦。”
人鱼仰着头,安静地看着他。
带土垂下脑袋,安静地看着银发的人鱼。
“你会因为爱上王子,而抛弃你的尾巴、失去你的声音、忍受走在刀尖上的痛苦……只为了走向陆地吗?”
人鱼向他摇头,拉住带土的手,再次将带土拉进海中。光怪陆离的海水里带土一时什么都看不清,只能听见人鱼在他耳边的低语。
“我是人鱼,是海洋的孩子,我的灵魂由大海给予,只有在海洋中,我才是存在着的……我可以为了我爱的人停留在近海,但我绝不会因此放弃我的存在。”
带土终于能看得清了,他看见人鱼的银发随着海水飘舞,那双藏青色的眼睛里自始自终都注视着他。
tbc.
我满脑子都是折寿啦卡卡西把带土拉下海啦……

评论(10)
热度(50)
©B112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