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1129

白毛热爱者,沉迷白毛无法自拔ing
甜文写手。
cp是@疯狂的莹砸
可以找我聊天哒,私信都会回,问啥都行w

【带卡】你的海域.1

HP AU.
发泄我对HP里的人鱼居然那么丑的怨念,人鱼应该是些美丽邪恶而又执着单纯的生物!
(有病
———————————————————————————
带土费劲地爬上岩礁。
他以前一直想这么干,但奶奶总是无奈地揉着他的脑袋,说这样可危险啦,带土还是不要这么做好哦。
于是他乖乖听话,只在太阳下山之前在沙滩上走走,偶尔追逐着水花在沙滩上留下脚印,但从不敢一个人在海里游泳。他胆子真的很小,没有奶奶看着,他就不敢游去离岸远一些的地方——即使他已经很擅长游泳了,奶奶说是来看他,其实也就是在沙滩上慢悠悠地散步,在太阳落下前呼唤带土的名字,一起踩着太阳的影子回家。
但是奶奶已经去世了。带土还记得他和奶奶的最后一次见面,奶奶站在站台边,看火车载着她的孙子离开。带土兴奋地对窗外远去的奶奶大喊,说自己会天天写信回去的。
他也的确这么做了,霍格沃茨是个充满魔力的地方,在这里带土每天都有说不完的事。奶奶隔上一周才会回信,带土也习惯了奶奶的温吞,直到乘上火车时才猛然想起,他竟已经很久没有收到奶奶的信了。
那是最糟糕的一天,他一个人孤零零地回到家,那座非常靠近海的房子。他打开每一盏灯,推开每一扇门,但都没有看见他的奶奶。他站在原地想了很久,跑出家门去找奶奶所说的“所有人最后的居所”的地方。他在那里找到了一个新的方形石头,上面刻着奶奶的名字。
再也没有奶奶看着他了。
“我应该勇敢一些。”带土对自己说。他终于爬上了岩礁,谨慎地确定自己的安全后,他看了看自己的膝盖和手心。那些地方被蹭红了,但是并没有出血,只有一点火辣辣的疼感。
“真奇怪。”带土挪到岩礁的边缘,手抓住岩礁凹凸不平的表面,小心地垂下腿晃来晃去。他抬起头,望向海面与被夕阳染红的天空交界的地方。
“其实……一点都不危险啊。”
带土松开手,海风吹起他的袍子——他甚至还没换回麻瓜的衣服。他看着太阳一点一点被海面吞噬,涨潮了,有海浪冲击岩礁所溅起的泡沫沾到他脚上。天已经黑了,星星沉默地闪耀着,天空像是另一片海洋。
带土终于决定回去了,他挽起袍子过长的衣角,爬下了岩礁。这次他熟练多了,离地面还有一米左右时跳了下去。他拍拍手,往家的方向走去。他出门时没有关掉灯,因此带土现在能够清楚地看到自己的家。
我的家离海可真近啊,带土第无数次想。
——————————————————————————
不要问我为啥带土亲人去世了还可以一个人住不被收养。
我也不知道。
卡卡西在哪我也不知道。大概在赶来见堍的路上吧。

评论(5)
热度(47)
©B112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