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1129

白毛热爱者,沉迷白毛无法自拔ing
甜文写手。
cp是@疯狂的莹砸
可以找我聊天哒,私信都会回,问啥都行w

【带卡】棱角.7

@幻化成灰 这是一个直言不讳的卡x
————————————————————————
真的,太尴尬了。
卡卡西已经拿湿纸巾仔仔细细擦了一遍,连嘴角那颗痣都带上了水色。带土就这么盯着他干这种事情拖延时间,在卡卡西想重新擦一遍脸时,带土很镇定地问道:“好了吗。”
他们都知道,肯定好了。
他们拿起牌子去前台付款,带土瞥到卡卡西菜单上也有一份红豆糕,但他似乎并没看见。
难不成卡卡西改了口味,也喜欢吃甜的了?带土莫名有些气闷,他可是向卡卡西推销了将近二十年的红豆糕,可到他们分手,卡卡西也没吃过甜的。
……不,有过,卡卡西因为答应过带土,只要考上同一个城市的学校,暑假里就要听带土遣使。带土就幸灾乐祸地给卡卡西点了份加糖红豆糕,卡卡西一声不哼地啃啃啃,最后还是自己觉得这么干不太厚道,帮卡卡西把剩下的全吃光了,还请卡卡西吃鱼。
不对,后来自己还盯着卡卡西看呢,卡卡西可没吃红豆糕。
也许卡卡西在自己吃完之前先吃了红豆糕?
罢了罢了,人家吃不吃红豆糕已经不关自己事了。
他们几乎是肩并肩地往外走,带土先按了电梯下行键,卡卡西就和他一起盯着电梯楼层一个个往上蹦,看那换数字的流畅程度,大概里面一个人也没有。
“叮”的一声,电梯门缓缓打开,带土无比期望里面有个活物,哪怕是条狗他也乐意;可里面什么也没有,带土只好磨蹭着往里面走,卡卡西比他慢了一步,在他身后按关闭键。
其实电梯自动关门和按关闭键关门用的时间差不多,但卡卡西就是喜欢按上一下,好像完成了一个重要任务似的。带土有段时间特别喜欢使坏,一进来发现没人就暗搓搓把所有楼层都按了,卡卡西就跟门较劲似的拼命按关闭,带土在一边忍不住噗哧噗哧地笑,卡卡西眼刀甩过来的时候装作正经地给嘴巴拉拉链,但还是漏气出来。当电梯外的人拿见鬼的眼神看里面两个人的时候带土却先害羞了,接替卡卡西狂按按关闭键。这时候卡卡西要淡定得多——可能是脸上有个口罩的缘故——在一边闲闲地看着。
“哪位有远见的伟人说的来着,自作孽不可活?”
“笨蛋卡卡西别嘲笑我了好不好!我可是你男朋友知道吗!我丢脸就是你丢脸!”
“没关系。”他白发的坏脾气男朋友很是愉悦地回答,那坏笑的表情和微眯的眼睛看起来甚至有些可爱,“我可是没脸见人的丑家伙啊。”
不对,明明卡卡西最好看了。
“带土君?”
“啊……啊?”
带土有些茫然地回答。
站在他身边的白发男子好像笑了:“你的手机似乎响了一声。”
带土受他提醒,赶紧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看信息,原来是白绝问他谈得怎么样。回了句都处理好了以后他便把手机匆匆忙忙地塞回口袋,好像自己做了什么亏心事似的。
确切来说……是有件亏心事。那手机虽然换了,可手机壳上面的图案还是原来那个。那是他们买情侣机时候的事了,看到手机壳可以自己设置花样,带土就拉着卡卡西开始画。卡卡西画了个有点像风车的眼睛,带土画了个有点像抽象的字符的图案。由于太丑卡卡西不忍直视,给他改了改顺眼多了,还被带土抱着喊“果然笨卡卡就是万能的”。最后做了两个手机壳,带土那个是卡卡西画的黑红圈圈图形,卡卡西那个是带土画的诡异符号。
到现在,带土手机壳后面还是那个不明意义的图案。不过家族的人都觉得这玩意挺有品味的,看着像个宇智波。知道是他男朋友画的之后就催他快点把人带回来,带土炸毛了不肯,被斑评价为“发现自己可能比男朋友还不像个宇智波的危机感”。
后来……想带人回去,都没人让他带去了。
电梯数字一个个减少,带土从未发现电梯居然如此之慢,他杂七杂八想了那么多都没到底。他借光滑的电梯壁去看卡卡西,发现卡卡西看起来一点也不急躁。
可能是他盯着的时间过长了,卡卡西转过头来对他笑了笑:“怎么了吗?”
带土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
“你笑的次数变多了,看起来过得很好……卡卡西。”
我走后,你过得更好了。
卡卡西看着他,慢慢地弯起眼睛,露出带土今天见过很多次的笑容。
“不,我过得一点也不好哦,带土君。”
电梯门开时发出不堪重负的沉闷声响,卡卡西率先走了出去。带土跟着走了出去,脑子里一片乱麻,站在街旁竟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倒是卡卡西伸出手叫了辆出租车,回头问带土要去哪里。
带土赶紧弯下腰进了出租车,告诉司机自己订的宾馆名称。车子发动,带土顺着惯性往后一靠,鬼使神差地望向车外。
卡卡西依旧站在原地,微低着头,看不清卡卡西的神色。
————————————————————————
我怎么了居然码了这么多!
下一章完结w这估计是我写得最快的一篇文!


评论(16)
热度(53)
©B112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