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1129

白毛热爱者,沉迷白毛无法自拔ing
甜文写手。
cp是@疯狂的莹砸
可以找我聊天哒,私信都会回,问啥都行w

【带卡】棱角.2

论异地恋的可行性x
@幻化成灰 
越写越没意思了qaq果然还是我笔力不够……
————————————————————————
卡卡西其实对异地恋非常有信心。
这是有事实依据的。
他大学期间也出国做交换生,赶论文做实验忙得连以前睡觉前必洗澡的习惯都改了,每天就是在自己租的房子和实验楼两处来回,不看路都不会走错。
那是个非常普通的冬夜,没有特别的含义也不是特殊的节日,非要说有什么与众不同的也就是下起了雪。卡卡西把脑袋缩围巾里,匆匆赶回房子,脑子里还在回想实验。但他走出实验楼还没几步,就被人从背后抱住:“卡卡西!!!”
卡卡西有点茫然地回头,就被带土拉下面罩亲了一口:“开不开心惊不惊喜?你男朋友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在异国他乡找到你啦!”
卡卡西迷茫地眨眨眼:“今天是圣诞节?不对啊圣诞节还要几天才过……今天是你生日?不对你二月份的……那是什么纪念日?”
“你都想哪里去了啊笨蛋卡卡西!”带土松开怀抱,对卡卡西露出大大的微笑,“你不是上次电话里说想我了嘛,所以我就来了!”
“……傻带土。”卡卡西拉住带土的手,带土全身上下都暖和和的,握住带土的手就像是握着一个火炉,“我就随口一提,结果你就跑来了?”
“对呀!”带土兴高采烈地回答,“因为我也想你啊!”
回去的路上带土向卡卡西介绍自己找到实验楼的办法:他们用的是情侣款手机,Apple ID自然也用的是同一个;手机有“查找我的iPhone”的功能,他靠这个找到大学地址,问了几个同学就找到了实验楼。
“我聪不聪明!”带土拿手机在卡卡西面前晃,“你男朋友聪不聪明?”
“是是,我男朋友聪明。”卡卡西回了个死鱼眼,“聪明到不会打个电话叫我来接你——你要是走丢了我怎么办。”
带土无赖地环住卡卡西的肩,脑袋在卡卡西肩窝里蹭来蹭去:“哎呀哎呀,我想给你个惊喜嘛~卡卡西你明天早上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带土真的一整个星期都用来陪卡卡西了:早上做好早饭再叫卡卡西起床,中午准时送午饭便当,晚上还有易消化的各种夜宵。每天晚上都会站在门口等卡卡西出来,其他人都认识他了,善意地调侃他像等主人的大型犬。
“那个笨蛋,一个小时前就站那儿了?!!”卡卡西知道这事后披上外套直接冲下楼,回来时带土垂头丧气地跟在卡卡西后面,乖乖地坐在卡卡西的位置里,手里拿着个普通的纸杯。
“你是旗木的朋友?”有人问他,“很少看旗木这么情绪外露呢,出去时外套都没把拉链拉好,你们关系一定很好。”
“我让他生气了……”带土可怜兮兮地转手里的纸杯,“我没事干,就干脆来等他了,我都大半年没见他了……早一秒看见他都好……”
“所以你就在下面发呆,不会上来找我吗带土?”卡卡西大步流星地回来,手里还抱着大堆资料,全部堆在了桌子上,“服了你了,现在回去!”
有同学好奇地打量着两人:“旗木,他是你……”
“我男朋友。”卡卡西干脆利落地回答,“这家伙比较呆,以后你们再发现这家伙在下面cos雪人,麻烦把他带上来。”
两个人裹得严严实实,出去前卡卡西拿毛巾给带土肩膀处擦了几下。“我不是cos雪人啦。”带土底气不那么足地反驳。
卡卡西横了他一眼:“哦,是谁肩膀上雪都堆积起来了。”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地吵下楼,实验室里的其他成员相互看看,其中一个打破了静谧:“哇哦,原来旗木不是无性恋啊。”
带土一直到圣诞节之后才回国,回去时丢脸地哭成一团:“呜呜呜呜又要看不着你了上学有什么意思啊啊啊啊!”
“好好学习。”卡卡西无奈地拍拍他的背,“等我回去。”
“约好了!在那以后不要再分开了!”带土红着眼睛抱住卡卡西,“我得了一种看不到卡卡西就会全身难受的病!你忍心看我发病吗!”
“这都什么鬼……好好好。”卡卡西原本想吐槽男朋友的幼稚,但看带土似乎要嚎啕大哭的模样只好改口,“我也会想你……和你想念我一样。”
怎么说呢,和带土在一起以前,卡卡西从没觉得自己缺了谁就不能活;和带土在一起过以后,卡卡西发现自己缺了带土不会死,但不会再对下一刻会发生什么抱有期待感。
————————————————————————
拿去吧,我的肝。

评论(21)
热度(70)
©B112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