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1129

白毛热爱者,沉迷白毛无法自拔ing
甜文写手。
cp是@疯狂的莹砸
可以找我聊天哒,私信都会回,问啥都行w

复分解反应.晓.2

卡卡西此时还没反应过来堍想对他干嘛。
堍想上他,然后把人带回去;卡想弄死他。
一辆意识流幽灵车,不许打我,我已经进入贤者时间了。
不过过程没啥差别,堍成功了,卡因为处于震惊状态,痛都不管了就在那里震惊下去,堍做啥卡都晕乎乎的觉得这不是在做一定有更深层的含义。

哦对了又是私设堍虽然不会用神威,但可以阻止卡用,而堍不太明白如何阻止卡的原理所以没发现这个致命马甲被扒点……但是呢卡后来又会怀疑是不是阿飞挖了堍的眼睛……玛雅我感觉继续写下去私设会满天飞……

ooc到天边,我不知道是什么在支持我继续瞎编滥造下去……
前文改了一下对话,不咋重要我就强迫症发了要前后呼应,提一下不用回去看。(毕竟连我自己都不敢回头看怕一个手滑删掉这堆乱七八糟的东西



飞雷神?!!
宇智波卡卡西无疑是十分了解这个忍术的,他的老师波风水门便以该术立下赫赫战功。如果对方真的会飞雷神,就算卡卡西贸然进入神威空间,对方也不会失去他的行踪。
卡卡西冒不起这个险,神威空间是他最后的底牌。他还没理由死在这里,他手上沾了太多重要的人的血,背负了太多骂名,就这么死去未免太浪费了。死亡固然是解脱,他也确实有些期待死亡的来临,但他有支持他继续走下去的理由,那就是再做些只有他这个身份能做的事情。
实在没办法就用神威切割对方吧,虽然这样一来会耗费大量瞳力,还会出现惨不忍睹的分//尸场面,后续工作也很麻烦。卡卡西移开视线状似示弱,蓄力的同时也开始重新设计之后的计划。要是他利用这个阿飞的尸体引诱晓成员出现,是否有可能试探出晓的深浅……又要如何脱身……又或者……
阿飞把他扶了起来,用于支持卡卡西站立的力气并不大,卡卡西也存心示弱尽可能让阿飞看轻他,没站稳便向一旁倒去。阿飞不耐烦地啧了一声,卡卡西便感觉自己腰部受到一股拉力,有什么东西缠在他腰上,拉着他向树干而去。他勉力将手捂在额前,狠狠地被粗糙的树皮蹭了一下,他清楚地闻到了淡淡的铁锈味。
“卡卡西前辈这是在装可怜吗?啊呀呀呀阿飞最看不得这样的情况了。”那人的声音在卡卡西背后响起,随着腰部有什么东西一层层缠了上来,卡卡西的手被背后的人握住,代表治愈的绿光微微闪烁,他手上的伤开始愈合,“卡卡西前辈,请不要伤害自己啊。”
自己可能出现了幻觉,卡卡西想。他居然觉得这个人做这种事时甚至有些小心翼翼。
腰部束缚物开始收紧。
“卡卡西前辈的腰真细呀。”卡卡西听阿飞在他耳边吹气,讲那些听起来不太对但他不清楚哪里不对的话,“皮肤也很白,特别容易留印子,只是藤蔓的摩擦皮肤就发红了……卡卡西前辈这样的体质不适合做忍者这种职业啊,这么好看,坏了会让人特别心疼……前辈身上的伤疤太多了,这里一道那里一道,真是太不会照顾自己了……”
“忍者只是工具。”卡卡西没忍住回了一句。工具只要好用便可以了,那些伤疤不会影响他的行动,在意这些毫无意义。
阿飞的语气突然暴躁起来,上前一步把卡卡西整个人都环住:“工具?!!你不会忘了吧,你已经是个叛忍了,不可以再自称忍者!!!莫不是前辈还在留恋木叶吧,连护额都不愿意划去?”
原本还算温和的藤蔓似乎受到操控者情绪的影响,飞快地缠绕上来,粗糙的表皮弄碎了原本便不算多的布料,擦过的地方火辣辣地疼。卡卡西皱起眉头,意识到自己再不作为便可能完全被制住,猛然挣扎起来,回过头去,眼中三勾玉开始旋转,眼看就要首尾相连结成风车形状——
阿飞的眼睛中同样的三勾玉也在不自觉地转动,卡卡西很熟悉这种变化,每次他发动神威的时候眼睛也会出现同样的变化。
他震惊地发现,阿飞眼中的三勾玉也结成了同样的风车形状。
——带土……
神威发动失败,他的行为彻底激怒了阿飞。阿飞整个人把卡卡西压在树干上,抓起卡卡西的银发,沙哑的嗓音带着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压迫感:“你就这么——”
带土……会是带土吗?
卡卡西感到被撕裂般的疼痛,习惯性地咬牙忍耐。他没法思考了,阿飞唯一露出的眼睛里的风车形状彻底扰乱了他的思维。阿飞在他耳边说的话像是隔了层空间,传不到他的大脑。无数细碎的记忆扑面而来,温柔到让人哭泣的旧日时光几乎要将卡卡西淹没。
如果这是带土……
如果……
那么把那么温柔的带土弄发火的自己,一定做错了。
都是我的错……
卡卡西听见一声尖锐的声音,片刻后他才反应过来,那是护额被划上一道痕的声音。他本能地想要挣扎,片刻后又停下,咬牙忍受身下传来的疼痛。阿飞伸手去掰开卡卡西的嘴,阻止他把嘴唇咬破。
“疼吗?”阿飞询问他。卡卡西没法咬牙,只能发出些低低的鼻音,听上去像是在哭泣。朦胧间他感觉到阿飞的手指拭过他的眼角,卡卡西突然觉得委屈了起来,他不知道自己委屈什么,但他就是难受,委屈得想要大哭一场。
委屈什么?难受什么?这点疼痛不算什么,为什么自己却无法忍耐?
可能是因为……疼痛的给予者,有那么一丝可能,是曾经许诺会保护他一辈子的人吧。
————————————————————————————
污染小白花卡的罪大恶极的土XXX
一些乱七八糟的后续有关剧情(因为不清楚自己写不写得到于是先写出来)
宇智波卡卡西没有看过亲热天堂,堍因为自来也所以看过,拿这个调戏对性方面没有什么认识的卡,结果虽然卡看的时候会脸红到爆,念的时候还磕磕巴巴,但真的很学术地要和堍讨论什么是爱情……甚至难得提出要求要去买典藏版最新版……
堍: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要回到那一天,让罪恶的亲热天堂远离纯洁的笨卡卡!!!

以及同样乱七八糟的之前的事情。
仔卡是会叫带土哥哥的,在朔茂面前的时候。因为朔茂的关系,两人相处不错,原本带土总是和卡卡西置气,发现卡卡西居然比他小后突然就get了卡卡西的萌点,以哥哥自居,在朔茂爸爸面前拍胸脯说会保护卡卡西一辈子。
朔茂死去之后,两人独处卡也基本叫带土哥哥,虽然越大越别扭直接叫带土,但带土还是以哥哥自居,特别照顾卡,日常就是跑到宇智波族地拖卡去医院……堍也很少对卡发火,最多就是叽里呱啦烦卡,最严重一次是卡卡西眼睛使用过度,醒来时已经在医院,堍阴着脸盯着他不说话,卡做什么动作都会被堍按回去,最后卡拉拉堍的袖子小声叫带土哥哥,带土没忍住开始哭,说笨蛋卡卡西你不能别吓我吗我只有你了之类的,然后定了一堆不平等条约。后来好了偶尔卡小小反抗,比如我实力比你强之类的,土就会把欠教训的卡狠狠揉一通说带土哥哥说你需要保护你就需要保护……
这样,嗯。





评论(10)
热度(71)
©B112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