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1129

白毛热爱者,沉迷白毛无法自拔ing
甜文写手。
cp是@疯狂的莹砸
可以找我聊天哒,私信都会回,问啥都行w

【带卡】神威:最糟糕搭档

“喂。”
一片漆黑。
“这位陌生人,请醒醒。”
屏幕中间出现一道白光,几秒后向上下两边蔓延,睁眼特效。
“我作业还没写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是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带土极有穿透力的尖叫,镜头变换,自带土缩在床角右移到一双裸足,镜头上移,穿着睡衣的卡卡西抱臂死鱼眼看带土,眼睛上一道刀疤。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吧,这位暴露狂。”
带土再次“你你你你你”,扯过被子把自己盖住。卡卡西拿脚轻轻踢了踢带土:“你怎么进我家的?”
“我也不知道啊,我记得我明明还在熬夜补作业来着啊啊啊啊啊啊后天就要开学了我的作业还没有写完!”带土抱着被子欲哭无泪脸,眼睛无意识自己变红,被子穿过他落到地面,吓得带土咻地一下穿到了床里,在卡卡西角度只能看见床上一个突兀的带土的脑袋。
卡卡西扶额:“天哪……你先出来。”

卡卡西向带土解释了这是一种超能力,带土在卡卡西的指导下很快就能够控制自己,还发现他可以让自己视线范围内的东西变“没”,也可以带着东西虚化,但是感觉很奇怪。
带土先回家一趟,抱着卡卡西的被子升上天花板(这个画面hhhhhh),很快楼道传来咚咚咚的跑动声,带土一边砸卡卡西家门一边喊“出来出来”。卡卡西刚开门就被带土拉着去带土家,带土奶奶招待卡卡西小甜饼,带土一脸乖巧,但趁奶奶不注意的时候把手虚化了从桌子下面伸上来想要拿块小甜饼,手变成实体的时候“卡”在桌子上了,卡卡西赶紧把手挡在上面。带土一着急又虚化成功,但把桌子也虚化了,卡卡西又赶紧接住放小甜饼的碟子,鸡飞狗跳,最终带卡还是成功没有让奶奶发现不对劲。
带土拉卡卡西进他房间,卡卡西一脸受不了给带土把地上的东西捡起来。卡卡西那床被子还在上面,带土拉着被子穿到卡卡西房间放好再回来邀功,被卡卡西打了一下头。
卡卡西要带土不许在别人面前显露出超能力,带土说自己有分寸又好奇地问卡卡西为什么不惊讶,卡卡西沉默片刻后回答他爸爸也是个超能力者,但其余什么也没说。
带土头疼于作业,卡卡西顺便给他辅导了一下,带土感动得泪眼汪汪一把抱住卡卡西,一个用力穿了过去,直接掉到卡卡西家,发现卡卡西卧室门背后有一把断了的短刀。上来时想问,但被卡卡西压着补作业,还给带土定了计划让带土学会自如地控制能力。
后天上学带土发现卡卡西和他走的路一模一样,和他进了同一个教室后甚至坐在了他旁边。那一天带土想起了被卡卡西支配的恐惧,一整天都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生怕被卡卡西揍。
“你不是比我小一岁吗为什么你也在这!”
“你知道跳级吗,傻带土。”
“笨蛋卡卡西你你你你——”
“闭嘴,写你的作业,九点前不写完你就等着多跑几圈吧。”

带土发现自己有了超能力后各个方面都有了很大的进步,无论学习还是锻炼都有一点就通,近身战带土第一次靠蛮力把卡卡西摁地上的时候带土扬扬得意地揉了通卡卡西,卡卡西也难得没能反抗成功被挠痒痒笑到面色潮红(换台词就是车了x)
两人回家,带土走在灯下整个人都带着层光;卡卡西贴着墙走,整个人大部分都在阴影里。插卡卡西内心旁白:“我看他越来越强大,我很开心,但是……似曾相识的不安也随之而来。”

带土回家路上看到有人抢劫,对方绕小路但带土直接虚化截人,对方拿出刀来时带土开虚化没有受伤,反而制住了他。其他人匆匆赶来,卡卡西厉声警告带土离开,带土虽然听话了但还是很不开心,问卡卡西既然有了超过常人的能力那为什么不做更多的好事,和卡卡西吵了起来,最后以卡卡西歇斯底里地吼“你根本不不知道这个世界有多险恶”为结束。
带土看卡卡西一个人加快步子回家,在他面前摔上门,想要穿过门,但手放在门上几秒后还是无力地垂了下来。插带土内心旁白:“这时候我才突然发现,我……一点都不了解卡卡西。”
带土还是坚持做好事,(因为嘴遁和主角光环)卡卡西虽然一次次嫌弃他多管闲事但还是帮他制定计划以及善后。(此时带土已经戴上面具并且自称阿飞),由于两人配合总是有偏差,一次带土撇嘴说“你就不能配合我一点吗,我们可是搭档啊”,被卡卡西用刀背糊了一脸:“就算是搭档,宇智波带土和旗木卡卡西也是最糟糕搭档。”

带土发现自己的闺蜜(划掉)琳好久没有上学,去询问琳的家人才知道她失踪了。经侦查发现琳有超能力被抓走做实验,那个研究所里已经关了上百个超能力者。带土要求卡卡西和他一起去救人,这次卡卡西没有一如既往地虽然反对但还是帮忙,而是坚决反对这么做。
“天才卡卡西你到底在惧怕什么!只要我们在一起的话,什么都难不倒我们的啊!”
“宇智波带土你根本不知道这种事情的严重性!”
两人不欢而散,带土一人进入研究所。研究所里有一个自称“晓”的组织也在策划逃离,在带土的帮助下,他们成功炸掉了控制室,逃离的时候惊奇地发现很多人已经有序离开。
带土没想太多,自己一人凭虚化进入倒塌区域继续带人出去。由于带东西虚化很费体力,到最后带土带最后一个被困者琳离开后返回去检查还有没有人,在通道里因为没能及时虚化而被压在石头下,石头扎进他的体内,如果带土想虚化那就得把石头也虚化,带土的体力不够用了虚化不了。
琳跟上大部队离开,遇到还在疏散人群的卡卡西。卡卡西问琳带土在哪,琳说她再也没看见带土。卡卡西拎着刀就往里面走,琳拉住卡卡西说自己也要去,并展示了她的超能力:治愈。
然后就是大家耳熟能详的送眼了。
看到带土时卡卡西刀直接落到地上,发出的声音在空旷的空间里回响。卡卡西试图推动石头,问带土为什么不虚化,骂带土只知道逞英雄不顾及自己,遇到事情就莽撞地冲上去。带土拉他的裤脚说“呐卡卡西”,卡卡西凶悍地瞪他,喝止他闭嘴保留体力。
卡卡西试了很多办法都没有把带土弄出来,琳给带土和卡卡西各一个治愈术,让他们平静下来。带土让他们走,卡卡西很冷静地回答现在出路肯定堵住了,他们都要死在这里。带土提出给卡卡西一只眼睛,让卡卡西离开。
卡卡西沉默,带土转而请求琳。琳颤抖着手将带土的眼睛挖出来给卡卡西,一手血崩溃地说“我都做了什么啊”。
两人连眼,带土看到了卡卡西的记忆。卡卡西的爸爸旗木朔茂是个用刀的超能力者,刀上面附着着各种元素。他同样死于一场救援之中,而敌人藏在被救援者之间,偷袭了他。
“为什么要救这些用心险恶的人呢……爸爸,你所保护的人,不会感激你啊。”
“卡卡西,我们有比普通人更加多的力量,为了回报上天的恩赐,我们要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呀。”
两人同时睁眼,拼脸,满是伤疤的带土的写轮眼和卡卡西淌下血泪的写轮眼。
“卡卡西,你爸爸是个英雄,真的!”
“……嗯,你也是个英雄。”
“别哭啊,笨蛋卡卡西。你想想,你就要摆脱你的最糟糕搭档了。”
“……傻带土。”
卡卡西最后看了眼带土,抱起琳开虚化离开。内心旁白:“我们……真是最糟糕搭档啊。可我还没等到,我们成为最佳搭档的那一天……啊。”
他们来到地面,字幕开始滚了。卡卡西撑着刀原地垂头休息了一会儿,对琳说“走吧”。
他们一起走出废墟,琳和其他人会和,回到了自己的家。卡卡西一人在废墟尖耸物的阴影里呆着,直到黑暗散去,太阳升起,他才走了出来,看向朝晖。
“看啊,带土。”卡卡西低语,“这个世界还是很美好的。”
屏幕渐渐黑下来,字幕继续滚。滚完之后一个彩蛋,镜头灰黑色看不清,带土旁白:“虽然已经接受了就这么死去的结局,但我还是不甘心啊……”
“怎么可能甘心啊!!!”
万花筒猛然睁开。



悄咪咪@苌楚 ,我写得乱七八糟太太意会,意会……
qaq

评论(3)
热度(49)
©B112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