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1129

白毛热爱者,沉迷白毛无法自拔ing
甜文写手。
cp是@疯狂的莹砸
可以找我聊天哒,私信都会回,问啥都行w

【胜出】Dreaming.1


应该是原作胜出,与经历过n次世界被破坏的胜出。
原作胜出用原名,老前辈胜出用初设组名字,插叙之前n次世界的时候还是原名。
老前辈组胜出完全ooc!


绿谷出久在很多年以后,听到“赤谷海云”这个名字,第一反应还是他折寺三年级那年遇到的暗红色卷发的男孩。
“呐,有没有冲上去的冲动?”那个男孩就在他身边,穿着不知名学校的校服,也背了个黄色的书包,双手拉着肩带。他同样暗红色的眼睛望向敌人,绿谷出久看不清他的神色。男孩在喃喃自语:“他都露出求助的眼神了啊。”
是的,绿谷出久已经下定决心冲了出去。那句话轻飘飘地在他耳边回荡,那时候的绿谷出久无暇顾及这句话包含了多少信息量,他视死如归地向他的幼驯染冲过去,快速地解下书包扔向敌人,他明明怕得眼里蓄满泪水,手脚发抖,却还是扑向敌人,试图扒拉出爆豪胜己。
“真是怀念……”暗红色头发的男孩轻声道,“有没有觉得很感动?第一次的时候我也是这么冲上去的。可惜后面再出现这种情况,小胜就直接把他干掉啦,一战成名。”
——他也再没有得到过One For All.
他身边戴着帽子口罩的少年哼了一下作为回答。
“……你还真的去染了个红色头发。有点丑,像沾了凝固的血。”
暗红色头发的男孩耸了耸肩:“都改名叫赤谷海云了,换个红头发不是很应景吗?再者这发色很衬我现在的气质的,刚才小绿谷跟我打了个照面,什么都没有发生呢。倒是小胜真的超嚣张,换了个姓就算掩饰了,还报雄英的英雄科,连染头发都是我拉去的……不过,黑头发的小胜看上去真的好奇怪啊。”
欧尔麦特被绿谷少年所激励,强行使用个性,解救了爆豪少年。雨淅淅沥沥地下着,轰乡把赤谷拉进怀里:“伞呢。”
“在包里,你等等……”赤谷有点费劲地反手摸包里的伞,刚拿出个头就被轰乡抽出,撑开后支在两人头顶。
“小绿谷肯定不会相信小胜会有这么温柔的时候吧。”赤谷海云笑笑,最后看了眼现场,“走吧,小胜。”
高些的黑发男孩移了移帽子,抹去一额头的汗,与暗红色头发的男孩共撑一把伞,离开了现场;灿金发色的男孩正在接受治疗,绿头发的男孩正土下座接受大人们的训斥。
“小胜,我感觉这次是真的不一样啦。”
“当然了。”轰乡回答,“这里有两个烦人的废久。”
“居然没有反驳我呢小胜,每次我都觉得会不一样了,结果还是每次都失败,现在已经200多次了吧?”
“234次,这是235次了。但是这次到现在为止,我们都没发现外来者。”
赤谷从口袋里掏出本小的记事本,记下“绿谷出久获得承认”后就塞回口袋:“或者说,这次外来者就是我们。都有些嫉妒小绿谷了呢,像我们这么‘友好’的外来者,我们曾经梦寐以求啊。”

爆豪胜己,真的,看轰乡胜己很不爽。严格来说,这种不爽从入学考试就开始了。
到场地时他们就确认过眼神,是个讨厌的人,开始冲的方向都是相反的。然而轰乡胜己得的分比他多,顺手救的人也比他多,最后更是一记凝结成一条直线的爆破*炸掉了0分机器人的一条腿,要不是时间来不及,那家伙看样子还能再来几下拆了最大的机器人!
“你就是爆豪胜己?”轰乡胜己微妙地扬了扬嘴角,嘲讽意味十足,“手法太稚嫩了。”
完——全——被——激——怒——了——
爆豪胜己出生十五年,终于正确认知了什么是真正的死对头。

“呐,呐——小胜,这边。”
绿谷出久惊讶地看着新认识的朋友朝爆豪胜己那边挥手。爆豪胜己转过头来:“废久你——”
“闭嘴。”他旁边黑头发的少年一巴掌把他推开,走向赤谷海云:“没在叫你。”
“小胜肯定第一名吧。”赤谷海云轻松地笑着,伸出拳头直接砸向黑发少年胸口,“真的超嫉妒啊,小胜有那么厉害的个性,本身又那么厉害,完全追不上啊——”
黑发少年居然也没有躲开,只是把赤谷海云的手拉下去:“就算这样,你不还是报了英雄科。”
“即使考不上我也要试试嘛,因为我从小就想当个英雄。”赤谷海云拉住了黑发少年的手,“放心啦,我会进雄英的,我保底报了支援科。呐,那么小绿谷,我走啦?”
“嗯……嗯,赤谷君再见!”绿谷出久点头,目送新朋友离开。
“他是谁。”
“啊?……小胜是在问我吗!跟我一起的是赤谷海云,他跟我一样是无个性,跟我同一个赛场。因为我救了他他就陪我一起去了医疗室,跟我一起出来后说让我陪他在这儿等一等,他对象会跟他一起走……欸?那个黑头发的是他对象?对象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吧?我没听错吧?!!”

“你想干嘛。”
赤谷海云在本子上写写画画:“我在搞人设啊。”
“……正常点。”
赤谷海云很是兴奋:“我们是外来者啊!外来者哎,可以验证我们多少猜想啊!”
“哦。”
“热情点啊小胜!我们现在可是特权阶层啊!”
“所以你想来个爆破。”
“那就算了,太热情招架不住——呐呐,你看你真的进A班了,第一个验证机会来了:班上的人数是20还是21呢?”
1-A班原有20人是不会变的,除非有特殊情况。如果轰乡胜己进去,要么顶替原本的爆豪胜己,要么直接加一个人进去。爆豪胜己入学考试发挥正常,如无意外肯定会被录取,前者的可能性基本为零;如果是后者,那么他们就能初步证明他们就是外来者:外来者无法顶替世界线上原本存在的人的身份,但其不合常理之处也会被世界线修正,使其合理化。
“不过那是开学才能知道的事了……呐呐,小胜我们出去找人玩吧?”
“你想找谁。”
“小绿谷啊!你想想,那些外来者不是老喜欢刷什么好感度,千方百计和咱们碰上嘛,所以我也想试试这么做会发生啥!话说小胜和轰君都要比我受欢迎的多,外来者大部分不是粘着你就是想要攻略轰君,我还记得有次谁来着,想同时攻略你们俩,天天都是修罗场哈哈哈哈哈哈……”
赤谷海云笑得东倒西歪,仿佛那真的只是件搞笑的事。轰乡胜己看着他,伸手把人拉进自己怀里,揉了揉他脑袋。
那次的外来者认为,只要绿谷出久不存在,另外两个人就能爱上她,所以她绑架了绿谷出久,囚禁绿谷出久两个多月,顺便取绿谷出久的血来服务自己的个性。一直到她邀请爆豪胜己和轰焦冻来她家、试图下药不成后口不择言说难不成你们还真喜欢男人,爆豪胜己才猜测绿谷出久失踪与她有关,而不是敌联盟。爆豪胜己救出绿谷出久时绿谷出久已经奄奄一息,手背上都是取血的针孔,暗沉的眼睛注视着他:“小胜……我感觉我要撑不下去了……”
“不会,不可能。”他斩钉截铁地回答,“你可是绿谷出久。”
——世界上最最固执的家伙。

“哟,小绿谷,早锻炼呢?”
“赤谷君好,今天你也和轰乡君一起来……啊……”
黑发少年肩上搭着条毛巾,猩红的眼睛扫过来时绿谷出久总会习惯性地怂。但是轰乡胜己要比爆豪胜己脾气好多了,或者说他几乎不说话,看上去还是很凶,但赤谷海云似乎完全没有get到这种压抑,轻松自在地叫着“小胜小胜”,强行勾肩搭背居然不被打。
绿谷出久表示,果然还是没法接受有人可以那么随便地叫“小胜小胜”却不会被打的事情……羡慕嫉妒恨!要是我的小胜也可以跟我关系这么亲近就好了!
“呐,小绿谷?我没记错的话你重复做这个动作好几遍了,这个不是连套的吗?”
赤谷海云蹲下来歪着头,暗红色的眼睛里带着笑意:“不要发呆啦,小绿谷。”
绿谷出久无来由地红了脸,喏喏地爬起来。赤谷海云揉揉他绿色的头发:“总感觉你在走神,是有什么困扰吗?”
“嗯……”绿谷出久低着头任揉,“就是觉得,赤谷君好厉害……做什么都做得好……赤谷君还是个无个性……啊我不是说无个性不好!我以前也是无个性!但是同样是无个性,赤谷君却比我厉害得多了……赤谷君交际能力也很强……可是我……”
“突然被夸厉害了啊,还是第一次有人说我厉害……”赤谷海云有点不好意思地抓头,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没有人在一开始就很厉害的,我当时也是个笨蛋,就跟你现在一样。一切都会变好的,相信我,相信你自己。”
矿泉水瓶从天而降,眼看就要砸上赤谷海云的头;不过赤谷海云抬手便抓住瓶子,回头向轰乡胜己抱怨:“呐呐,小胜你也太暴力了吧,我被你砸傻了怎么办!”
赤谷海云开启了话唠模式,绕着轰乡胜己转,最后两人干脆打起来,手脚相交几次后赤谷海云就被反剪了手摁在墙上,轰乡胜己为了防止他逃脱还掐住了他脖子。
“小胜小胜,你这样子看起来仿佛要强……”
轰乡胜己直接亲了上去。
赤谷海云终于闭嘴了。
绿谷出久下意识找了地方进行隐藏,眼睛都快瞪出眶,只想发出尖叫。冷静,赤谷君早就说了轰乡君是他对象,这些完全是正常操作,正常操作,正常……
一点都不正常好吗!!
两人大概亲了十多秒就分开了,轰乡胜己神情淡定,松开手后还把自己肩头的毛巾拿下来,擦了擦头上的汗;赤谷海云则进入了死机状态,手被松开了还是没动,耳尖倒是红透了。
“就你废话最多。”轰乡胜己给自己擦完汗后,顺便给赤谷海云也擦了一把,“也快中午了,回去买菜。”
轰乡胜己拉着赤谷海云就走,步子迈得很大,一点也不担心拉着的人会不跟着。到了放东西的长椅他松开手,弯下腰收拾东西。他把毛巾套好塑料袋,再放进带来的布袋;把散乱的记着训练计划的纸叠齐,用回形针把它们夹好,赤谷海云立刻接过它;把几个沙袋、握力器和绑腿放进布袋,收紧上面的绳子,提在手里。
“去跟你朋友说再见。”
“哦,哦。”赤谷海云一个指令一个动作,转过头来,寻找绿谷出久,“绿谷君,我回家了,明天见。”
黑发少年左手拎着布袋,右手牵住身边人的手,腰杆挺直,毫不迟疑地向前走;被牵着的矮些的少年跟在对方身后,手里抱着一叠资料,毫不犹豫地跟着对方。
“轰乡君和赤谷君关系真好……”绿谷出久喃喃着,也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

评论(10)
热度(34)
©B112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