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1129

白毛热爱者,沉迷白毛无法自拔ing
甜文写手。
cp是@疯狂的莹砸
可以找我聊天哒,私信都会回,问啥都行w

【胜出】心照不宣

猎魔人咔x巫师久,年龄操作。
一个以为自己装小孩很成功,内心:想不到吧!
另一个:我就静静看你装.jpg
ooc.
原名野蔷薇,原因来自这:http://1726760844.lofter.com/post/1e144f86_eecbe6a4
简介
猎魔人捡到了一个古古怪怪的小家伙。


“小胜,你什么时候回来?”
年轻的猎魔人还在检查他的武器,没有立即回答。于是小孩子跑到他面前,用了点力推他胳膊:“小胜!”
猎魔人不耐烦地将银子弹装入弹夹,支起手肘推开小孩。但小孩早就试探出了这个暴躁大人的底线,依旧巴着猎魔人的胳膊:“小胜,回答我!”
“废久你胆子肥了?”猎魔人总算肯瞥眼这个烦人的小家伙了,“我是去做任务,不是出去买菜,怎么估时间。”
“所以说小胜带上我嘛!”小孩的眼睛亮闪闪,像是会发光,“我能在冬天发现兔子和野鸡的踪迹,自然也能帮你找到狼人和鬼魂!”
“我不带小孩子玩。”猎魔人恶劣地扭了把小巫师的脸,“而且你是个巫师,你没有被我用一颗银子弹了结掉的原因是你名气太小了,杀了你没有赏金。”
“——小胜是笨蛋!我只是想帮你!”小巫师晃着脑袋,想要脱离魔爪,“再说小胜不也有黑暗生物的武器!你甚至会黑魔法!”
“猎魔人本来就行走于灰色地带,只有了解黑暗生物的手段,才能最快地发现他们的踪迹。”
已经抱住头给自己上保护咒的小巫师没想到暴脾气的猎魔人居然没有给他来个爆破,反倒是说了段算是解释的话。猎魔人把最后一个弹夹塞进腰包,总算起身,起来前还给了小巫师脑门儿一个暴栗。
“小胜你干嘛打我啊!”小巫师捂着脑袋,委屈巴巴地仰头看猎魔人。
“绿谷出久。”年轻的猎魔人却一如既往不回答这类问题,居高临下地俯视这个年幼的巫师,“给我好好呆在这儿看家。”
小巫师用力点头,不长记性地露出傻傻的笑:“嗯嗯!小胜也要保护好自己,不要受伤!”

猎魔人于盛夏离开。他走的时候天气正好,不知名的野花铺天盖地地开,围栏上坐着他家的小巫师,在他背后高高地举起手挥动,直到猎魔人消失在花海之中。该做家务了,小巫师跳下围栏,挥舞起魔杖,让扫帚打乱灰尘,让水流冲刷碗筷,抹布勤勤恳恳地擦去每一点污迹。
爆豪胜己在家的时候家里总是很干净,但他出门一趟回来家里又乱七八糟。倒不是绿谷出久不爱干净,而是因为这个小巫师喜欢把所有东西都放在能看见的地方,塞得家里满满当当。风尘仆仆赶回来的猎魔人气到冷笑,扔了枪甩掉塞了各种武器的外套开始收东西,所过之处干净得像是被盗贼洗劫过一遍。
“小胜!为什么要把东西都收起来啊!他们都很好看的!”小巫师像条小尾巴似的跟着猎魔人转,毫不意外地得到一个猩红的瞪视。爆豪胜己很累,累到只是瞪了他一眼没再说什么。小巫师委屈地扁嘴,挥动魔杖让他的小东西都浮起来,飘进阁楼。但还是有几件被他当做没看到留了下来,猎魔人也妥协了,任那些玩偶占据一席之地。

猎魔人爆豪胜己在协会里也是个神出鬼没的主,他十八岁一个人进了协会,给他妈妈爆豪光己办死亡证明后给自己申请了猎魔人证书。
“你母亲死因?”
白发红眼、和他妈妈极为相像的男孩一脸讥讽:“她爱上了个恶魔,舍不得下手就被杀了。”
协会曾担心他是黑暗世界派来的间谍,不敢把机密情报告诉这个男孩。男孩看出这点却无所谓,每次来到协会,他撕下赏金最高的单子就走,一年或半年后把怪物的头扔上柜台,黑暗生物怪异颜色的血滴了一路。做到第十三单时,他已经比他的母亲全盛时期的名声还要高了,黑暗生物争相搜集他的信息,协会才意识到自己再不去笼络这位猎魔人,黑暗生物很可能会把他拉入黑暗阵营。
“放心好了,老太婆找人封印了我恶魔血统的部分,封印我的人不死,我就不可能投入黑暗阵营。”当时已经二十七岁的青年拉起他的左手衣袖,繁复的黑色封印咒语首尾相连,像条华丽的手链。他要是早些说出这件事,也不会被协会怀疑多年;但他没说,就像他没有继承母亲的名号,毫不掩饰地带着那双猩红如恶魔的眼睛去当猎魔人。

一个人在家也有很多事要做,绿谷出久太阳升起时就会醒来,洗漱、做早饭、浇花、除杂草、看书、做实验……他有一个家要打理,还要等一个人回来。
爆豪胜己离绿谷出久远了,绿谷出久总算可以恢复正常体型。真要算的话他起码比爆豪胜己大上几十岁,要不是他自告奋勇帮爆豪胜己封印血统,他也不会倒霉到靠近爆豪胜己就会变成小豆丁。
爆豪胜己倒是真以为绿谷出久就这么小一只,把小孩捡回家以后态度都好很多。巫师窃笑着想自己变小也不错,要知道自己一大只的时候爆豪胜己动不动就给他一个爆破,害得他头发烧焦了好几缕。
小胜不记得我啊……
巫师挥舞着魔杖,秋日里围栏外却是野蔷薇开遍,下一刻娇嫩的花瓣脱落枝头,翠色的树叶发黄枯萎,直挺的茎干枯下去,最后化作粉末,风一吹就同蒲公英的种子一起飞向天空。他恢复了正常身高,能够轻松地坐在围栏上仰望天空。他用的也不是他常拿的像根筷子似的魔杖,而是与他身高相仿、极为沉重的法杖。他打了个哈欠,左手握着的法杖底端重重压在地上,无形的波浪荡去,透明的屏障蔓延开来。出久仰望天空,虽是深秋,正午的太阳也很刺眼,他眯起眼睛,用右手挡在头上,因此巫师袍袖子下滑,露出他手腕上繁复的黑色封印咒语,像一圈华丽的手链。

他们初见不怎么和谐。
绿谷引子受爆豪光己邀请来爆豪家过圣诞节,顺便带了来看望自己的孩子。绿谷出久当时已经有几十岁了,却是瘦瘦小小一个,才十二三岁的模样,也没有继承母亲的强大法力,却有着过于明显、连魔法也无法改变颜色的一头绿发。
“真是太担心这孩子了啊。”引子这么和光己讲,“他太善良了,总是心软,用魔法帮助人们做事,好几次差点暴露身份,只好搬家;可他又没有强大到专门有人来杀他的时候安全逃走,也没有很强的警惕心,这可怎么办啊。”
“要不我带他一段时间?”光己提议,“我现在偶尔还是会出去接个任务做做,顺便带他去,多教教他猎魔人隐藏自己行踪和追踪人的方法,让他研究一下如何发现和反侦察。”
万万没想到,第一个反对这件事的居然是光己才四岁的儿子:“不行!”那小孩子大叫着跳起来,敌视地瞪着绿发的少年,“臭老太婆!你连我都不带,居然带这个弱到爆炸的家伙!”
“臭小子你要我说多少遍才能知道你是个有一半恶魔血统的人类!”爆豪光己一巴掌把爆豪胜己摁回去,“人家虽然是个看上去年纪很小的巫师,但他已经在外独自生活好多年了,自保和隐藏行踪完全没有问题,我只是教他点更偏门的知识;而你带出去就是个被杀的份,我还不好保你因为你是个小恶魔!”
爆豪胜己转头看向绿谷出久,才五六岁的孩子,猩红的眼睛瞪起人来已经带上了狰狞。他直接冲了出去,手中爆破声接连不断,吓得绿谷出久赶紧后退,举起法杖给自己支了个护盾。小孩的战斗天赋极高,一击不成立即改换方向,冲到上方要给他当头一个爆破,却没想到绿谷出久手里还捏着根魔杖,往上一挑就是个瞬发的石化咒,然后伸手接住了小孩。
“你没事吧?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绿谷出久连连道歉。爆豪胜己作为拥有一半恶魔血统的生物,对魔法抗性很强,石化只坚持了两秒就解除了,爆豪胜己当机立断对着绿谷出久面部一个爆破,烧焦了他的头发,并且趁绿谷出久没抱牢他那一瞬间挣脱,漂亮地翻身落地,红眼睛紧紧盯着有点呆愣的绿谷出久。
“光己,真不愧是你孩子啊。”引子感叹了一声,“我又记起第一次遇见你的时候了,你那时候在挑战一头地狱三头犬,它威风凛凛不可一世,身上萦绕着黑色的火焰,而你在对比之下显得渺小而柔弱,似乎被它的尾巴甩上一下就会死。可是你直接冲上去了,红色的火花照亮了黑暗,爆破声如同号角在召唤。你当着它的面挥下刀刃,溅出的血都落到了躲得远远的我的脸上。”
“你也胆子不小呀!”光己爽朗地大笑,“我没想到会有巫师这时候跑出来,问我这个猎魔人能不能分给你一些地狱三头犬的血!”
——巫师分白袍、灰袍与黑袍。白袍由教会供养,学习圣光治疗魔法,几乎没有自保能力;灰袍往往是自学,遇到同伴则会相互讨教;黑袍是家族传承,所用魔法破坏性极大。白袍巫师都是受保护的,但灰袍与黑袍都能归于黑暗阵营,被发现后就会上通缉榜单,猎魔协会和审判所都会派人追杀他们。
因此,作为灰袍巫师的绿谷引子居然敢主动出现,与作为猎魔人的爆豪光己交流,实在是件稀奇事。
绿谷出久收起自己的法杖,蹲了下来,与爆豪胜己对视:“你好凶呀。”
爆豪胜己瞪他。
“我叫绿谷出久,是个灰袍巫师,请多指教。”
爆豪胜己没回答,还是瞪他,魔鬼的眼睛里一片猩红,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
“你好厉害呀,那么快就挣脱了,以后一定会是个很厉害的人的。”绿谷出久还是那副温温柔柔的样子,“不过你真的太凶了,我的头发都烧焦了——你看,它好啦。”
只是一瞬间,焦黑的头发脱落,新生的头发飞快地长出来,连翘起的弧度与长度都一般无二。他脸上的烧伤疤痕也脱落下来,现在的脸光滑无比,两边的小雀斑也没有少了一颗。爆豪胜己惊奇地睁大眼,忍不住向前一步,反应过来后赶紧后退,却被绿谷出久伸手抱住,揉了把脑袋。
“你干嘛——”
“伤到自己的手了吧?我帮你治一下。”
“要你管啊混蛋!把我放开!”
“不放,因为是我害你受伤的。”
“你是不是有病啊!是我先攻击你的我受什么伤关你什么事!松手啊别碰我头发!”
“不要这么抗拒别人的好意嘛,我又不会伤害你的……你叫什么名字?”
“本大爷叫爆豪胜己!以后最强大的猎魔人!”
“你叫胜己呀……小胜,我叫你小胜好不好?”
“好个屁!你给我好好叫我名字啊混蛋!我爆豪胜己怎么可以有这么不霸气的昵称!”
“是,是,小胜的头发好硬啊,都竖起来了,跟我的完全不一样……”
爆豪光己感叹:“没想到你家小孩很有一套啊,我家臭小子可难相处了。”
绿谷引子冲光己眨眨眼睛:“我家出久对付小孩子很有一套,用不着三天就能和全村小孩子都混熟,每天一大早就有小孩子趴在我们家窗口等他出来呢。”

绿谷出久还有一件事要干。
他要去扫墓。
他妈妈的墓因为特殊原因就在这座山山顶,他有时间就会去扫墓;而爆豪夫妇家的墓则在半山腰,用的是同一块墓碑。绿谷出久都给它们设下魔法,使外人走到墓地附近时认知会发生偏移,从而走到其他地方去,不打扰他们的安眠。
那里常年没有什么动物,只有植物会兢兢业业地蔓延开来。爆豪胜己在家的时候会定时来清理,但他不在的时候绿谷就会来。猎魔人没布置过这个任务,不过巫师就是些喜欢做一切自己想做的事情,不管这是不是“符合逻辑”。
光己阿姨向来特立独行,连种在墓前的也不是常规的花草,而是荆棘。爆豪胜己会不耐烦地把它们烧掉,再扫去墓碑上的灰尘。绿谷出久开始还会像去妈妈墓前一样带上大剪刀,但被扎得一手伤后明白了爆豪胜己总是对的,再来就直接举起法杖将它们全部化作灰烬,然后唤来风将灰烬带走。他还会带点花来,都是些野花,连绿谷都不知道它们叫什么。他把这些花堆在墓前,讲些关于爆豪胜己的事,小胜做的饭真好吃啊,小胜整理家务真有一手啊,小胜在对付小孩子这方面意外的不擅长呢……
小胜会在外面学会更多好吃的菜的做法吗?小胜能不能顺利找到任务对象早早回来呢?小胜不会受伤吧?
我好想和小胜一起走啊,绿谷出久叹息着用这句话做结尾。太阳落山,红霞已经只剩下一抹暗红,以巫师的角度看今天不适合做实验,因为月亮只有微微一弯。
可以吗?
不可以的吧,因为我在小胜面前只是个小孩子啊,谁会信任一个小孩子呢,即使他真的能帮忙找到狼人与鬼魂的行踪。

“小胜真的是个小恶魔啊。”绿谷出久无奈地捋了把自己被烧焦的头发,“虽然治疗费不了多少魔力,但是我本来就能力低微,多来几次我就耗尽魔力了啊。”
“废久就是废久。”爆豪胜己双手抱臂仰着脑袋,恨不得鼻孔朝天,笑得猖狂,“再来!我肯定能把你脸也一起炸了的!”
“不来了,真的不来了。”绿谷出久摇头,拍拍胜己的脑袋,忍不住揉了一把,“小胜以后肯定会很厉害,现在我只是占了经验丰富的便宜才勉强赢你的。”
“……切。”胜己却没因此高兴一些,“再厉害我也是个恶魔,当不了猎魔人。”
——这是道越不过去的坎。即使爆豪胜己从他母亲那里学来再多的知识,他也不可能成为一个猎魔人。
“小胜真的那么想当猎魔人吗?”
“废话,我做梦都想!”
绿谷出久若有所思,之后也没什么大举动,只是看看书做做实验,一整本笔记本都被魔纹记满。爆豪胜己常常说你这个废久,都要活成老头子了,但还是不耐烦地坐在桌子上,偏头看绿谷手腕起落,连笔画下一个个繁复的魔纹。
“这些鬼画符有什么用吗?”
绿谷出久兴致勃勃地指给爆豪胜己看:“这个可以用来增幅,后面连上这个就可以增幅水系魔法,连这个则可以增幅火系魔法……”
“他们根本没差别吧!”
“其实是有粗细和顺序的差别的……”
“所以说研究这个有什么用啊!”
“小胜好过分,这些很有用的好吗,有这些魔纹的装备卖出去可贵了!”
“你卖过?”
“额……没有,但我妈妈做过,我还给她打下手呢!”
这话说出来连出久都有些心虚,爆豪胜己哼了一声表示嘲笑。尽管如此,绿谷出久还是在看他妈妈留下来的书籍,画着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魔纹,还试着做了一些小物件。胜己爸爸爆豪胜对此也很感兴趣,有时候会和绿谷讨论些关于血脉与封印的问题,直到自己的暴脾气儿子要拉绿谷出去打架为止。
“小胜,你真的那么想当猎魔人吗?”
“废话!”
“即使要付出点代价?”
“你想干嘛?”
“你说嘛,小胜。”
“得看代价是什么……如果只是需要搜集点奇奇怪怪的材料,或者受一点痛苦,那还是能接受的。但是涉及到灵魂有关的领域,我绝不会冒险。”
——猎魔人守则:猎魔人可以研究黑暗生物的手段并使用,可以采用一定程度的黑魔法进行伪装,但绝不能涉及与灵魂有关的领域。妄图愚弄生命的人,终会受到贪婪的反噬。
“那太好啦。”绿谷出久伸出他的右手,掌心向上,示意爆豪胜己把他的手放上来。爆豪胜己不明所以,但由于绿谷出久没少给过类似的惊喜,还是把自己的左手放了上去。
几乎是一瞬间,黑色的繁复魔纹自绿谷出久手腕处开始蔓延,缠上爆豪胜己的手。爆豪胜己下意识要挣开,却发现他根本无法动弹。它们仿佛荆棘一般刺入了皮肤,血溢了出来,随着纹路开始交换。没过几秒,还是小孩子模样的爆豪胜己跪倒在地,想要撑起自己却又摔了下去,最终还是倒在地上。他昏迷过去也不安稳,令人牙酸的骨骼生长声接连不断,没过多久他就变成了十几岁少年应有的模样。
绿谷出久也不好受,但他没少做过实验,因此习惯失血过多的感觉,没有晕倒。他的脸色苍白下去又泛起潮红,与爆豪胜己相反,他退化成孩童的模样,被自己的巫师袍埋在了下面。
“忘了恶魔幼崽生长周期和人类不同了……大失误,也不知道会不会影响效果。”
绿谷出久自言自语。魔纹效果结束,黑色的繁复花纹退回他的手腕,他们的手轻而易举地分开。
“出久君……”
爆豪胜闻到血腥味,上来本来是想提醒绿谷出久别总拿自己做实验,却没想到看见这一幕。绿谷出久从自己的衣服堆里找出自己的魔杖,挥了挥把自己的衣服变小,又把他最大的那件巫师袍盖到爆豪胜己身上。袍子有些皱,他很认真地把每个角都拉平,确保爆豪胜己不会着凉。
“对不起呀,爆豪叔叔,我没控制好。”绿谷出久露出歉意的笑容,“不过万幸的是实验成功啦,小胜可以当个猎魔人了。”
——他手上的魔纹有很多奇奇怪怪的用途,比如可以增幅火系魔法、增加魔法抗性之类的,但最主要的就两个,一个是封印,一个是交换。他对自己使用封印,再将爆豪胜己属于恶魔的血液转入自己体内。融入他体内的血液也带上封印,还回去便不再具有恶魔血液的特异性,只会显现出与人类无二的血红,也不会引起检测设备的注意,只是手上也会出现同样一圈魔纹。缺点是爆豪胜己没法完全使用自己属于恶魔的那部分力量,不过小胜坚持的一直是猎魔人的训练,这对他应该没有什么影响。总而言之……
我成功啦,小胜。

“你是那个杂种的儿子。”恶魔桀桀地冷笑,“你以为屠杀你的同类就能获得人类的认同吗?不可能的,你就是个恶魔,你流淌着恶魔的血,只要上位恶魔一个指令,你就不得不臣服……”
黑色的魔纹蔓延开来,几乎包裹了爆豪胜己整个手臂。有点疼,像被荆棘缠了一胳膊,但在这种状态下,他所能爆发出的火力也会比平时更猛烈。自大的恶魔相信爆豪胜己不可能不屈服于血脉的压制,在那儿不紧不慢地长篇大论,后果就是被爆豪胜己炸成烟花又烧成焦炭,蓝色的血渗进深色的土壤。
不知道废久有没有好好看家,爆豪胜己把恶魔可以算头颅的部分塞进背包的时候,突然想到。
真是奇怪,头也不回地离开家时,他从没想过自己居然会想回家;就像他看着父母约定好杀死对方时,他从没想过自己会思念他们。
那个废久……
他还要装多久才肯说真话?真当自己是个傻子认不出他吗,装小孩很有趣是吧。
自己没有把他头发烧焦只是因为他现在这个样子太可笑了,没错,就是这样。
爆豪胜己往自己的笔记本上记了一笔,还在下面划横线加粗,然后满意地翻到前面,复习自己新学的菜谱。笔记本上类似的符号已经重复好多次了,但还是在增加。由此可以看出他其实还挺乐在其中的——以前喜欢仗着身高优势摸他头的人变成了个只能被摸头的小豆丁,谁会拒绝报复回去呢?
反正爆豪胜己不会拒绝。

屏障被触动与绿谷出久变小发生在同一时刻,绿谷出久用他那张稚气未脱的脸老气横秋地叹了口气,在衣服堆里摸来摸去。
“魔杖呢……哦,在桌子上。”
绿谷出久蹦了两次才够着魔杖,把自己的衣服变到合适的大小。在爆豪胜己附近,绿谷出久体内残留的恶魔血液就会被激发,自己也就变成幼崽的样子,到现在为止绿谷出久还是没找到除远离爆豪胜己以外的办法。
绿谷出久下楼的时候还是走的,过客厅时他开始加快步伐了,到门口时他已经在跑了,扑向带了食材回家的爆豪胜己。
“小胜!!!”
坏脾气的猎魔人弯下腰,单手把小巫师抱起来,走得依旧稳稳当当。
“啊!对了!”小巫师突然挣扎着跳下去,从袖子里拿出自己的魔杖,“小胜小胜,给你看个厉害的!”
围栏外的植物抽条生长,嫩绿的叶子变深,柔软的茎变得硬挺,花骨朵儿绽开,粉红的花瓣柔软而细腻。是野蔷薇,爆豪胜己见过这个,他曾在山上摘下这种与玫瑰相似的花朵,连着刺一起塞进才回来的绿谷出久怀里。
那时候还是少年模样的绿谷出久有些不明所以:“谢谢小胜……小胜送我蔷薇干什么呀?”
蔷薇?不是玫瑰吗!爸爸上次送给老太婆的不就是这种花吗!
那天的绿谷出久依旧不明白为什么爆豪胜己又生气了,只能苦哈哈地接受连环爆破的洗礼。
“这是什么花?”以防万一,爆豪胜己问了一声。
“野蔷薇啊,很漂亮是吧?”小巫师踮起脚尖,摘下几朵野蔷薇,仔细地去了刺;魔杖尖则喷出彩带,相互交错,给花枝打上蝴蝶结。
“送给小胜!”小巫师把花束高举过头顶。
猎魔人勉为其难地接过花束,很是嫌弃地打量它,“啧,这跟玫瑰根本没有区别……”
“有区别啊——”
“闭嘴,别跟我讲什么叶子纹路不同还是花瓣形状不同,这玩意儿跟魔纹一样,长得根本分不清楚。”
好吧好吧,要体谅一个没有魔法天赋的半恶魔人类。小巫师偷笑着拉住猎魔人的裤腿。
废久到底有没有听懂?看样子没听懂。猎魔人撇撇嘴,捏住了那一小束野蔷薇。
反正在我这里,蔷薇就是玫瑰。
end.


评论(14)
热度(107)
©B112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