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1129

白毛热爱者,沉迷白毛无法自拔ing
甜文写手。
cp是@疯狂的莹砸
可以找我聊天哒,私信都会回,问啥都行w

【胜出】King’s Heart

全文灵感来自月太太的手书.
女装大佬咔x国王久,可以捏手里的小久www

ooc预警。


女巫偶然来到城堡游荡
一颗暗黑星辰为他引路①
他比尖刀还要危险 但是
确实长得很漂亮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强大的女巫。他能够操控来自地狱的火焰,召唤各种被他打败过的魔兽。不过他没有诅咒公主的爱好,他更喜欢待在地窖里制作魔药,只有缺少材料和食材的时候才会离开他的房屋。
每当他要出门,他会穿上能够收敛气息的魔法袍,戴上能够增幅法力的首饰。一切准备就绪后他在黑夜里踏出家门,伸手扯下一颗暗黑星星来为他指路。他要做一剂失传已久的爱情药水,为此他得找到一颗充满了纯正的爱的心。
他的高跟鞋踩在泥泞中却不染污秽,拖在地上的袍子依旧光洁如初。他的眼睛是沾了血的最上等的红玛瑙,浅色的头发在黑暗中也极为显眼。他的猎物——无一例外——只是被他注视着就感到恐惧,他那嗜血的笑容有着致命的侵略性,如同刃部泛着寒光的华丽尖刀,单是注视着都会被刺伤。

国王一遇见他 就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他当然不会错失良机 用食指轻轻点着国王的心
那正是爱情药水的材料②

月亮出来了,星星挣扎着要回到天上。女巫已经找到了他的目标,干脆地松开手。
年轻的国王正在阳台上俯视他的领土,月光柔和了他的身形。不用试探了,这个国王一定有颗充满纯正的爱的心,因为他身上的幸福都已经溢了出来。
女巫潜入阴影,轻而易举地绕过巡逻的侍卫,登上高塔的塔尖。他的影子遮住了月光,国王抬头,便看见女巫一跃而下,墨黑的袍角猎猎作响。他轻巧地落在阳台的栏杆上,鞋跟与汉白玉相触,发出轻轻一声脆响。国王认定这是个强大的女巫,否则为什么他看到女巫的眼睛就没法动弹,仿佛被杜美莎所石化?唯有心还在“碰碰”地起落,像是下一刻就要蹦出胸膛,奔向女巫的方向。
女巫舔了舔自己的唇角,挑起一边眉毛。他不清楚为何年轻的国王一动不动,不过他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伸出食指轻轻点着国王的心。那颗纯净的心被女巫引出胸膛,顺从地落在他的手心。
侍卫才发现不对,慌慌张张地东奔西跑,像群乱了阵脚的无头苍蝇。女巫皱起眉头拢住手心,新到手的材料还在跳动,轻柔地蹭着他的手心。失去心的国王倒了下去,翡翠般的眼睛还在看着女巫。真是漂亮的宝石啊,女巫单膝着地,抚过那双眼睛,但不知为何并没有将其取出。
侍卫们举着长矛冲了上来,女巫抬头向他们露出嗜血的笑容。他眼中有着肆虐的地狱火焰,一瞬间便漫山遍野。受罪者的哀嚎声此起彼伏,地狱的重影隐隐约约。侍卫们闭着眼,但还是颤抖着向前,女巫在他们面前拉下自己的兜帽,火焰隐去他的身形。
这个国王看起来当得挺好,他的侍卫都愿意豁出去保护他。女巫捏了捏手中的透明的心,里面小小的国王正焦急地望着他的臣民。

翻转 翻转 搅拌 再加进四颗没有螺头的螺丝
一把断了齿的梳子 一只瘦鞋 还有一大把地狱辣椒③
但是有什么地方不太对 女巫知道 心是种很麻烦的原料 因为它有智慧
而女巫当夜在城堡就已经发觉 这颗心爱上了一个人!

乌鸦已离开它的树杈,月亮已离开她的树梢。传说中的阿波罗已驾着车在天空驶过,阳光照进女巫的窗子。
与世人所猜想的相反,女巫并不居住在阴冷潮湿的沼泽,他住在一座小山的半山腰。山脚下有一个小村庄,他时常下去买菜回来做饭。不过他的确有一个昏暗阴冷的地窖,用来做实验和存放需要特殊环境保存的材料。
他的家门口正对着大片的蒲公英花丛,野蔷薇围着他房子外的栏杆绕了一圈。开垦出来的空地种了蔬菜和魔药材料,有些只能生长在特殊环境的植物附近则设置了相应的魔法。女巫皱着眉头翻阅记录爱情药水的羊皮纸,在螺丝、梳子、瘦鞋与自己喜爱的东西下面重重地划了横线。
魔药的基液他早已开始准备,现在正呈现出漂亮的浅粉色。最麻烦的材料他已经搞到手了,可那些乱七八糟的材料要去哪儿找?
“没了螺头的螺丝要去工匠里找吧,因为工匠那里总会用上许多螺丝与螺帽。”
“闭嘴。”女巫瞪了眼在他身边转来转去的心,“……什么是工匠。”
小小的国王给他比划:“就是做些家具的人,他们需要许多螺丝,总有一些螺丝会没有螺头。”
“断了齿的梳子又要去哪儿找。”
“你可以去问村里的老奶奶,她一定会有用了很久的梳子。”
“瘦鞋呢,那又是什么东西。”
“瘦鞋是舞者的鞋子,你得等马戏团或者其他的什么来才能得到它,因为有的表演节目需要舞者来配合。”
年轻的国王热切地告诉女巫答案,讲完后眼巴巴地盯着女巫的眼睛,像是在讨要什么奖励。女巫皱着眉头移开视线,一下又一下地搅拌坩锅内的药剂。他是个博学而敏锐的女巫,知道就算是充满纯正的爱的心,爱慕上另一个人就失去了效用,因为这会让爱情药水出现指向性,也就失去了女巫制作它的初衷。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哪里有材料,你不知道我最后会把你扔进这锅药水里吗。”
年轻的国王如女巫所料,垂头丧气地坐在他的心里。女巫伸手捉住他,用指尖点他的脸,小小的国王生气地瞪他。这颗心已经属于其他人了,女巫刚柔和了表情,想到此又扯出一个阴森的笑容。
“你太凶了啊。”国王好脾气地抱怨着,搭着女巫的手指,“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真能做成魔药吗?就算能做,你有勇气喝下去吗?”
就算没勇气也要喝,他看见这药水的功效后就决定必须得到它。
女巫松手,甩掉还抱着他的手指的国王。他翻出自己去买菜时穿的衣服——一套和风巫女服,这是他有的看起来最不黑暗邪恶的衣服了——又搭配好相关的饰品,夹好麦穗,准备出门。
“你要出去吗?”小小的国王跟着女巫转来转去,“我可以跟你出去吗?”
“不可以,再问这种问题我就捏爆你。”女巫没好气地回答。他最后换上木屐推开门,过分灿烂的阳光让他眯了眯眼睛。小小的国王还是跟着他,好奇地四处张望:“这里真漂亮呀!这些都是你种的吗?”
女巫快步往外走,头饰的垂穗飘在他的脑后:“你别烦!给我好好呆在家里等我回来!敢乱跑死在外面我就把你从地狱那儿召唤出来再烧掉!”

我愿意给你一百二十份猪排饭④
心啊 快坦白吧 我数三下
只有这样才会成功 不会错的 你得告诉我国王他爱上了谁
亲爱的女巫啊 亲爱的女巫啊 你诡计多端
现在给你自己配一瓶药水喝吧 因为你需要更聪明点才行 国王爱上的是你啊⑤

直到晚霞褪去、月亮挂上树梢,女巫才拎着一袋东西回来。小小的国王不知道去了哪里,女巫用了指向咒语才发现他靠在外面的栅栏睡着了,手里还抱着朵去了刺的野蔷薇。女巫一把捉住这颗心,国王迷迷糊糊地醒了,抬头看他。
“你在这里干什么。”
“你看,我摘了朵最漂亮的玫瑰!”
“那是蔷薇。”
小国王又垂头丧气了,抱着对他而言有些过大了的蔷薇。袋子里分开的螺丝与螺头相撞,随着女巫的动作发出细碎的声响。
回家后女巫并没有立即开始制作药剂,与之相反,他去了厨房。白萝卜被切成小块,和玉米、肉骨头一起炖汤;青菜切碎后小炒,切了番茄拌饭。唯一不和谐的地方是他最后扔进去了好几个红辣椒,并且期间面不改色地生嚼了个辣椒。
“女巫,你不怕辣吗?”
“别叫我女巫!我是男的!”
“可是你穿的都是女巫的装扮啊。”
“让你别叫就给我闭上嘴!”
“你脾气好差啊……我叫绿谷出久,你叫什么?这样我就可以叫你名字啦。”
小小的国王拉住了女巫的发饰,扯着那根麦穗晃来晃去;又落到女巫的手边,扒着对方的手指。无意间他瞥见女巫的袖口似乎绣着字,于是他念了出来:“Katsuki……小胜?”
“别叫我这个!!!”
“可是你不肯告诉我你叫什么呀。”
“……爆豪胜己。”
心缠着女巫问些奇奇怪怪的问题,女巫用来自地狱的火焰吓唬他也没能让他闭嘴,最后只好用上沉默咒语。晚饭做好了,小国王也分得一份。年轻的国王吃不得辣,眼泪哗啦啦地掉,女巫只得不耐烦地替他做一份不辣的。
“呜哇,小胜做饭太好吃了!”
女巫早就拎着材料去地窖继续制作魔药,餐桌前只剩下颗绿色的心。小国王发了会儿呆,抱住自己亲手选的野蔷薇,轻悄悄地溜进地窖。
依次向坩锅放入四个没有螺头的螺丝、缺了齿的梳子、一只瘦鞋和一大捧爆豪胜己最爱的地狱辣椒,药水呈现出血一般的红。女巫满意地点头,转身去拿更多的地狱辣椒。绿谷出久趁机悄悄地溜到坩锅旁,把自己的野蔷薇扔了进去。坩锅里的颜色又变回了浅而透明的粉色,女巫加再多的地狱辣椒也没变成他喜欢的血红。
“这是正常现象吧。”小小的国王带着私心说,“爱情之类的,都是粉色的呀。”
这似乎说服了女巫,他不再去拿辣椒了,伸手抓住在他家溜达的心。
“小胜!你捏太紧了!”
“不想被我捏爆就给我说你喜欢谁,我去杀了他。”
“我……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啊!”
“我可以给你想要的东西……你喜欢吃什么?”
“猪排饭!”
“我愿意给你一百二十份猪排饭,快坦白吧,你喜欢谁,我只数三下。”
爆豪胜己眯起眼睛瞪着他手里的心,猩红的眼里燃烧起来自地狱的火焰。许多猎物只是被他扫过一眼都会腿软瑟缩,可这个奇怪的家伙只是慢慢地脸红了,咬着唇回瞪他:“小胜是笨蛋!”
眼睛真好看,像是浸在水里的翡翠,也许他应该把国王的身体也带回来。对,他应该去城堡,国王爱的人很可能是他身边的人。女巫伸手招来一个魔药瓶,把爱到处乱逛的心塞了进去,并且施上用于监视的咒语。天已经黑了,今天月亮还没有爬上树梢,女巫来到屋外扯下一颗暗黑星辰,质问他国王爱上了谁。
听完女巫的话,星星在女巫面前捧腹大笑:“聪明的女巫,漂亮的女巫,我亲爱的女巫啊,你曾是那么诡计多端,可惜你现在被嫉妒蒙蔽了双眼。回去吧,架起你的坩锅,给你自己配一剂药水吧,因为你需要更聪明一点才行——国王爱上的是你啊!”
月亮跃上树上,星星趁机逃跑。女巫难得呆愣在原地,让星星成功溜回天上。
——国王爱上的是你啊。

现在 国王和女巫已经结婚了
这有什么不好呢 虽然女巫态度恶劣 惹得朝臣们很不愉快⑥
蜜月旅行结束了 两人坐在马车中牵着手
女巫说 我看见我们的城堡了 奇怪啊 有你在身边 它变得更美了

爆豪胜己出去找了几只魔兽打了一架,冷静下来再回家。瓶子里的国王又困又冷,缩在角落里睡着了。女巫用倒易爆炸的地狱蘑菇孢子的方法倒出那颗心,没有惊醒里面睡着的国王。他为了稳妥取出了扫帚,连夜飞去王都的城堡。保护国王的士兵有整整一走廊,但被女巫手刀和昏迷咒三下五除二打晕堆在墙角。
心迷迷糊糊地醒了,问:“小胜,怎么了?“
女巫把它放回国王的胸膛:“没事,睡你的觉。”
没多久前来换班的侍卫就发现有人闯入,然而国王的房间周围燃烧着地狱火焰,没人能救出国王。被扔出房间的侍卫信誓旦旦地保证,那个女巫要挖出国王的心脏吃下去,他们都看见那个女巫在脱国王的衣服了!
女侍卫长丽日御茶子决定去请邻国王子来帮忙,并派出了跑得最快的手下饭田天哉。他们忧心忡忡地站满了走廊,相互问着同一个问题:“轰王子来了吗?”
轰王子于清晨到达,没洗脸刷牙穿的还是睡衣,头发因为被饭田拉着跑而完全乱掉。好脾气的王子被侍卫们簇拥着来到国王的门前,用冰占据火焰所在的地方。然而这方法并没有用,来自地狱的火焰并不是凡火,融化了坚冰蒸发了水,依旧熊熊燃烧。而女巫嫌这儿太热又太潮,早就抱着国王另找一间房继续睡觉。
国王是被女巫掐着表叫起床的,醒的时候还没有明白他已经回到了自己的身体。
“你现在有两个选择。”女巫眼中的火焰安静地燃烧,“被我剖心,或者让我当这个国家的王后。”
国王昏迷多日后终于清醒,发布的第一个命令竟是举办婚礼。还在兢兢业业制造冰块的轰王子一个错手冻住了整个走廊,女侍卫长丽日坚信那个邪恶的女巫迷惑了她英明神武温柔善良的国王。但婚礼还是照常进行了,围观婚礼的百姓们在看到王后公主抱着他们的国王稳稳走向王宫时爆发出热烈的掌声,气得御茶子折断了一根长矛,还是轰王子默默地用冰把它接上。
婚后王后陛下毫不犹豫地带走了国王,宣称这是必要的蜜月旅行。气坏了的女侍卫长找了他们一个月,她手下的士兵才报告她王后陛下主动联系他们了。用于恭迎国王的马车总算派上用场,车窗外的风景从树林过渡到村庄,经过集市与城镇后终于能看到城堡的塔尖。
“我看见我们的城堡了。”女巫用虎牙轻轻咬着国王的指尖,像在磨牙又像在撒娇,声音因此有些含糊不清,“奇怪啊,有你在身边,他变得更美了。”
女巫眯着眼睛笑起来,国王则早已红透了脸。

女巫现在更受王室喜爱了
但要是你跟他说他变得比以前更加文雅了 他会叫道
我现在要把你变成一棵生菜 消失吧 我数三下
我现在要把你变成一棵生菜 消失吧 一 二 三

End.

注释
①“她”全换成“他”了。
②原句只是“药水”,我为了呼应后文用了“爱情药水”
③原句是100只蚱蜢的腿,根据太太手书的设定改了
④原本是穿连裤袜的乌鸦,改的理由同③
⑤太太手书理解下来应该是出久告白了?我改成星星助攻,因为没法解释身体还在城堡的国王心怎么变大了。
⑥原本歌词意思好像是虽然有怪兽来弄得朝臣很狼狈?(记不清了orz)这里采取太太手书里的翻译,理由同③

一些碎碎念 很多可以不看
知道没人会写长评给我就自己给自己写了。
磨了好多天才磨出来,想写出很华丽的感觉但是完全没有,最后干脆放飞自我了orz
为爱鼓掌.jpg
大致按手书顺序写的,不过加了很多私设和自己的脑补,又省略掉好多。比如看到手书里国王是仰头看的,所以就让咔酱先上塔尖再往下跳……(这种细节完全没人关心好吗!)然后加了个咔酱想挖眼睛没这么干的情节,想表达其实咔酱也对国王一见钟情……
想着大龄单身女巫咔酱愿意做材料那么诡异的药水,肯定是思春了😂所以让他做爱情药水;爱情药水跟国王的心其实没啥关系,所以改成了要充满纯正的爱的心,国王的心充满对他的国家他的子民的爱,非常够格😂
还有咔酱对那些稀奇古怪的材料很头痛不知道哪里有,是因为他常年隐居;但久作为住在城堡里的国王却对这些了如指掌,说明他关心人民疾苦啊,想象久还是王子的时候出去游历体验生活,认识了邻国王子轰,这样就能解释轰怎么来参加胜出婚礼了!
女巫的住所和野蔷薇都是私设,想象久选了一下午选出最好看的野蔷薇还拔掉刺,抱着花等咔酱回来,结果等着等着睡着了,花还认错了不是玫瑰,撩咔计划大失败😂
咔酱烧饭那里我满脑子都是“西幻设定有米饭吗有锅可以炒菜吗有肉骨头煲汤的骚操作吗啊啊啊啊啊啊啊”,最后想都有和风巫女服了,计较那么多干嘛,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评论(9)
热度(39)
©B112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