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1129

白毛热爱者,沉迷白毛无法自拔ing
甜文写手。
cp是@疯狂的莹砸
可以找我聊天哒,私信都会回,问啥都行w

【带卡】我的小学同学果然有问题.5

单机。
看我ID!(疯狂暗示

No.12
今天的恶魔鸢也很无聊。
他决定去人间玩玩。
可能有人要问了,等等,他是恶魔,怎么能去人间溜达?
哼哼,傻眼了吧,老子能虚化。
人间对恶魔不算什么好地方,那儿的痛苦与怨怼太少了,让恶魔待得不舒服。偶尔有些油腻的欲望,恶心得鸢想直接回去。
可是他还是喜欢没事来人间晃晃。他喜欢装成普通人类的样子,穿着视觉效果比使用效果更好的骑士装,帮助一下老奶奶小朋友,收获他们的感激。
感激对他没用,他只是很好奇这种廉价而温暖的东西。就像他喜欢躺在草地上晒太阳一样,阳光会让他感到不适,但他依旧能在这种情况下睡个大觉,醒来时太阳已经落山。
“不愧是能隐瞒身份成为骑士长的恶魔吗,对光明抵抗力这么强。”白绝总会盯着鸢身上因为阳光灼烧而略有变色的皮肤这么说。鸢不知道自己啥时候当过骑士长,他觉得应该是有什么地方弄错了。但每次他提起这个事情,白绝就会惊讶地说:“你连眼睛都送给阿索亚神殿的教皇了,你居然忘记啦?”
鸢眨了眨剩余的眼睛,哈,他少的眼睛居然是被自己送出去了?
他决定去瞧瞧自己另一只眼睛。
No.13
教皇陛下静修,阿索亚神殿只留了个笑起来傻兮兮的圣子殿下。鸢不怎么甘心,开着神威在神殿里乱晃。
他发现了一个密室。密室全封闭,要不是他有神威,还真进不去。
里面是个水池,这里让鸢很难受,大概是因为光明属性的力量在抵制他。不过这对他并没什么影响,他甚至觉得这种感觉有点熟悉。
他看见水池中间躺着一个人……或者说漂着。这个人有着与池水一样颜色的白发和肤色,能辨认出他完全靠的是直觉。鸢蹲在池边,撑着下巴看这位教皇大人。
挺好看的,哪个混蛋给这种级别的美人脸上留了刀疤?老子要去废了他。
怪不得骑士长会被美色诱惑,连眼睛都送出去啊。鸢叹了口气,摸摸自己凹陷的眼皮,可怜自己一番。他更加确认自己不是那啥骑士长了,或者说,骑士长不是鸢。
毕竟自己是个纯血的恶魔,即使莫名对光明有更多的抵抗性,但完全掩盖不了自己身后的本体影子;而骑士长没事就要沐浴圣光,要是真的是恶魔,那分分钟玩完了。
可能自己占了人家骑士长的身?传说骑士长的尸体被永远地留在了魔界,自己趁虚而入完全说得通啊——这个身体的眼睛不要太好用,又有对光明属性的抗性,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等等……
鸢懵逼地看着教皇大人沉下去。开始他只是以为这是静修的环节之一,但他很快发觉教皇的存在感开始变得稀薄,像是要融化于池水之中。鸢没有犹豫,伸手拉住对方:“小心!”
把手伸进充满光明能量的感觉就像整个胳膊都在冒气泡,但意外的感觉不到疼。带土用力将对方拉出水面,感知中对方的存在感也慢慢恢复到正常水平。
这个白发的教皇终于睁开了眼睛。
No.14
一切都很顺理成章。
尊贵的教皇陛下看到鸢的那一刻起眼泪就没停过,一眨眼就会有一串眼泪滑下来,融进池水。鸢下意识地看向对方,提取对方的记忆,模仿着对方记忆里的骑士长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圣子大人。”
骗过教皇真是太容易了,鸢只是露出了个灿烂的笑,叫了声“圣子大人”,教皇就冲过来紧紧抱住他。教皇身上沾着的圣水也沾到鸢身上,有点疼,但完全能够忍受,他小心翼翼地回抱住对方,揉揉对方白色的头发。
“你头发留长了。”鸢捋了把教皇的头发,这似乎很骑士长,因为教皇抬起头,给他了一个笑。鸢惊讶地发现对方嘴角还有颗痣,他伸手按了按,顺理成章地亲了上去。
这就是他想要的。
一切都理所当然地发生了,他们跌入水池,鸢感觉自己要死了,他觉得自己全身都在冒气泡,但实际上他的皮肤只是出现了细微的焦痕,并很快恢复。这是惩罚,鸢肯定地想,他这个恶魔靠着骑士长的身份,将教皇占为己有。但是这又如何?
鸢露出过分兴奋的笑容。
他不知道,当初还未成为首席骑士的骑士长与当时还是圣子的教皇打赌时,也露出过相同的笑容。

————————————————————————————————————————————————————
应该再一更就能写完了……吧。
希望如此。

评论(5)
热度(38)
©B112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