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1129

白毛热爱者,沉迷白毛无法自拔ing
甜文写手。
cp是@疯狂的莹砸
可以找我聊天哒,私信都会回,问啥都行w

【带卡】我的小学同学果然有问题.4

单机。


No.10
带土再醒来后,意外发现旗木卡卡西还在他附近待着。他坐在一棵树的分岔处,短刀插/\在树干。
“喂,活着吗。”
带土龇牙咧嘴地给自己上绷带:“未成年低保卡【不死】了解一下。”
——等一下我小时候还没这么皮吧!开场ooc我会不会GG?
幸运的是卡卡西并没说什么。他坐在上面似乎在发呆,偶尔摘下片叶子消磨时间。
他们莫名其妙一起走了。
回到现实后带土跑去隔壁班看卡卡西。这的确是他小学同学,从特立独行的白发到脸上从不摘下的黑色口罩,以及和他相似的阴郁感。
“喂。”带土隔着窗叫他,“我是在我奶奶去世的时候。”
白发男孩写着解题步骤的笔并没有因为这没头没尾的话而停下:“两年前。”
这算是朋友吗?
没人知道。
带土还是很废,但天赋终于可以用了,慢慢的也不再像他们初见那么惨。卡卡西他还是个独行侠,只是偶尔需要个人帮忙做任务的时候会找上带土。
“我知道你是谁。”
带土一直觉得这是句威胁的话。他要是敢坑卡卡西,卡卡西比他年纪还小,也有【不死】,能够回现实找他真人PK,那时候自己可就惨了。
在无限游戏里的未成年估计也就他们俩,因此他们都没能拥有ID.在他们十六岁的时候,除了他们进入游戏时发了条“祝游戏愉快”以外没有其他动静的系统,发给他们一条通知。
“请做好准备,下一次你们就要进入大人的世界了哦。对了,你们的ID已生成!”
“欺诈者?”卡卡西念出带土的ID,“就以带土的性格,真的能骗到人吗。”
“你不也是啊,殉道者。”带土整理自己的卡片,“你可是个绝对的无信仰人士,能殉什么道,毒舌道吗。”
No.11
阿索亚纪年210年,宇智波带土出生。
他是神殿为显仁慈而收养的孤儿,却意外对剑道有着与生俱来的热爱。他常常躲在训练场外,拿着树枝学见习骑士比划。
“你是谁?你在这里干什么?”白发华服的男孩皱着眉头看这个鬼鬼祟祟不知道在干嘛的家伙。
黑发男孩露出了他最阳光的笑容:“我在练剑!”
“你想学的话为什么不去接受正统教育。”
“对哦!那我应该怎么做?”
“……啧。跟我来。”
阿索亚纪年216年,未来的第六任教皇遇见他的首席骑士。
“世界上最美丽温柔善良体贴的圣子大人啊,你能不能满足我一个小小的愿望?”
黑发的青年身着笔挺华丽的宫廷骑士装,夸张地用贵族腔说出无厘头的台词,带着笑意的眼睛里倒映出圣子的模样。
“正常点,宇智波带土。要说快说,我要回去静修了。”
“先不要答应别人的效忠。”
“……哈?”
“两年以后就是你的加冕仪式,我会在那天打败所有人,获得首席骑士的荣誉。”
“恕我直言,你恐怕还没有这种实力,况且我并不需要骑士来保护我。”
“那就打赌吧。”黑发的青年跃跃欲试,“我会赢,而你要接受我的效忠。”
白发青年疑惑地皱起眉,但还是点了点头。他奇怪于青梅竹马眼中过分的兴奋,却没想得更多。
阿索亚纪年230年,宇智波带土击败所有挑战者,成为首席骑士。
在密室中静修数年的圣子反应还有些迟缓,小心而慎重地接过前教皇手中的权杖。他面向他的教徒时看见正仰头看他的骑士,这家伙冲他露出了个大大的笑,又眨了眨右眼。
——知道了,笨蛋带土,愿赌服输,我会接受你的效忠。
新的小教皇不知道,他自己也微微地弯起嘴角。
阿索亚纪年237年,魔族入侵。
“毕竟有着有史以来最漂亮的圣子的祝福啊,我一定会赢得轰轰烈烈的!”
27岁的首席骑士还是喜欢吊儿郎当的腔调,只不过他过于阳光的笑容使他说什么都看上去很正经。教皇已经懒得纠正他的骑士对他的称呼,皱着眉头为带土整理乱了的小流苏:“活着回来。”
他的首席骑士笑嘻嘻的,但没有回答这句话,连开玩笑似的自吹自擂都没有。教皇在后来才隐隐意识到,宇智波带土早就在欺骗他。
阿索亚纪年241年,宇智波带土的确赢得轰轰烈烈。
他亲自斩杀了恶魔,坚持到了教皇亲临,坚持到了封印起效,但还是死在了战场上。
“宇智波带土!!!”
“你怎么受伤啦,卡卡西。”昔日少年已长成成熟稳重的男人,低声呢喃仿佛在诉说着陈年的旧梦,“你不漂亮啦,不过我还是很喜欢你。”
这是他第一次叫圣子的名字。
“作为你的骑士没能保护好你,真是太失责了……好了别哭了,你可是教皇……卡卡西,别哭啦,人总会死的。”
带土注视着卡卡西,一如他们每次谈话,卡卡西总能从那双黑眼睛里看见自己的倒影。
“我把我的眼睛给你吧,这样你又是完整的卡卡西啦。”
宇智波带土,阿索亚神殿的骑士长,教皇的首席骑士,死在魔界与人间的交界处。教皇用尽一切办法,都没能把他从魔鬼那儿抢回来。


写得有点累,我再酝酿一下写下半段。

评论(11)
热度(51)
©B112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