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1129

白毛热爱者,沉迷白毛无法自拔ing
甜文写手。
cp是@疯狂的莹砸
可以找我聊天哒,私信都会回,问啥都行w

【带卡】我的小学同学果然有问题.3

单机。

No.7
宇智波带土其实不擅长动脑子,虽说他演技很好。
他在笔记本上写下“旗木卡卡西”、“小学同学”、“阿索亚神殿圣子”、“自杀”、“【挚友】”、“琳口中我的朋友”、“据说是高中同学”、“小说家”、“同居”等词,磨了会儿牙。
带土起身拿来本小说,那是他很喜欢看的《七十二个小时》,作者是稻草人。他随手翻到其中一张插画,里面是书中可以控制时间的神明坐在弯月一角,垂首看着手中的银色细沙流逝。以前怎么都没注意到呢?这张画是他画的,里面神明就长旗木卡卡西这样。自己不记得旗木卡卡西,但至少看过圣子的脸啊,画这么像,为什么自己没有印象?
果然有问题。
No.8
带土复制了张【亡灵】,将它和【回溯】融合——他要去亡灵世界,他得到【挚友】的地方。
盲眼画师还在他原来的小镇上画画,带土敲门后直接进来他也不生气,笑着说“你又来了啊”。
“阿飞想知道【挚友】是怎么回事!”带土掐着嗓子装腔作调,“每天只能拥有他一个小时太少了,我想要一个能一直陪着我的【挚友】!”
“可是你已经把你最珍贵的记忆都交给我了,你还有什么可以作为赌注的?”盲眼画师作画的节奏丝毫没有被打扰,“欺诈者,我不信任你。”
——欺诈者偷走了他的画作,拿着画作跟他谈条件,要和他打个赌。欺诈者赢了也输了,盲眼画师取走了欺诈者最珍贵的记忆,作为作画的素材。盲眼画师很喜欢那段记忆,那段记忆像是腐烂中挣扎着开放的鲜花,染上了污秽却不肯凋零。
“你喜欢打赌,你希望有更多的记忆。”带土缓慢地吐出每一个字,“因为你生来就看不见这个时间,所以你喜欢别人的记忆——彩色的,多变的,情感浓烈的……你所无法拥有的。”
盲眼画师笔触顿了顿,留了块不大却明显的污迹。
“来和我打赌吧。你不想看看这个欺诈者以为自己无所不能,却也会对被留下的东西露出茫然无措的表情么。无论输赢,我都可以把这段记忆给你,但如果我赢了,请你还回我的记忆与挚友。”
带土知道盲眼画师会和他打赌的,盲眼画师不老不死,日复一日地在这小镇上画他的画,看上去无欲无求。可带土知道对方心里埋藏着多么可怖的贪婪,这个瞎了眼的画师渴望一切世俗的事物,他渴望着温暖也渴望着冷漠,他渴望着新生生命的啼声也渴望着垂死之人的挣扎,他渴望着孩童捡起的普通贝壳也渴望着国王头上沉重的皇冠。他喜爱善而推崇恶,赞美温情而痴迷暴力,飞溅的血与干涸的泪都能让他为之亢奋。这是个疯子,这是个赌徒,带土相信自己能说服对方的,因为多么难得啊,欺诈者卑微地送上自己的懦弱,低下自己狂妄的头颅,只是为了求一个几乎与送死等同的机会。
“好啊。”盲眼画师同意了,“我会把你的记忆还你,但是你的挚友也在里面。要是他发现你是假的,把你杀了,可不能怪我啊。”
盲眼画师使用了【亡灵】。
【亡灵(技能卡):以一段记忆为依托,被技能指定者和被卡片指定者进入该记忆,在记忆中的死亡与现实等同。】
No.9
“喂,起来。”
带土头疼得很厉害,他感到自己四肢冰凉,眼前发黑,心想自己都多久没这么狼狈了,真是造孽。
“起来。”
耳边有嗡嗡的声音,没法靠听力分辨附近到底有什么。
“还活着吗。”
带土费力地扬起头,骤然见到阳光的眼睛生理性地溢出眼泪,随后一个白毛挡住了光。
有人在他身前蹲了下来。
“……你是,隔壁班万年垫底?”白发男孩皱着眉头看他,“你怎么在这儿。”
靠。
带土差点一个白眼翻出脑门,昏死过去前一秒他还在想,我的小学同学果然有问题。


感觉最后的画面其实还挺美的,阴暗潮湿的森林里倒在地上的黑发男孩挣扎抬起头,看向面前背着短刀的白发男孩。巧合的是,白发男孩刚好挡住了一束照向带土的光。

评论(5)
热度(38)
©B112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