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1129

白毛热爱者,沉迷白毛无法自拔ing
甜文写手。
cp是@疯狂的莹砸
可以找我聊天哒,私信都会回,问啥都行w

【带卡/胜出】正确的幼驯染关系修复方法.1

【带卡/胜出】正确的幼驯染关系修复方法
MHA世界观,带卡老前辈们带着俩孩子的故事。
正宗我流带卡(骄傲啥oooc着呢),没看过另外一部作品应该也能看……吧。
——————————————————————————————————————————————————————
“爆豪胜己,绿谷出久。”黑发而带有半脸伤痕的黑发男子报出这两个名字,“跟我出来。”
他说完就转身离开,没多看一眼他叫的人长什么样子。出久下意识瞟了眼胜己,发现正对方不爽地眯起眼睛,似乎下一刻就会看到自己而转移火力,所以赶紧转移视线,跟上那个黑发的男人。
出久用余光瞥见胜己也跟了上来。
他们被领到一个房间。房间里站着个白发而戴口罩的男人,看见黑发男人来了就冲他笑笑,弯着眼睛接过搭档手中的资料。
“你们好,我是白牙,这位是我的搭档鸢。这次任务我是队长,请多指教。”白发男人似乎嗓子不好,声音有点沙哑,“我的个性是‘影响’,没什么攻击力,要靠你们保护我了。”
黑发男人露出了不赞同的神色,但没说什么,站到白发男人的身后:“我的个性是用火和植物。”
“我……我是木偶,我的个性是超力量。”出久干巴巴地说。他停顿一会儿后胜己并没有说话,出久想着“希望小胜不会因此发怒”,帮胜己自我介绍,“他是爆心地,个性是爆破。”
很好,小胜没因为他的自作主张而当场给他一拳,出久苦哈哈地想。为啥是他俩一组?跟谁都比和小胜好啊……小胜最近更加看他不爽了……也不知道为什么……
“这样很好啊,我又可以当个被保护的角色了。”白牙弯起眼睛,“我看了你们的资料,你们是欧尔麦特前辈特意要求分在一起的,我发现爆心地君和我发色有点像,再加上你们有的都是很能正面对敌的个性,就决定选你们啦。”
“他头发跟你不一样。”鸢突然插嘴,“你是银白色,他偏金色。”
“爆心地君的发型倒是和你的比较像啊。”
“他的头发比我炸。好了,你省点力气,别讲话了。”
“都没相互了解过……ok,我闭嘴。”
白牙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从口袋里拿出本本子,两人稍微移动,变成黑发男人在前的位置关系。
“我们这一队做任务很简单,第一,听白牙的指示;第二,不允许擅自活动;第三,联系不上的时候以保全自己性命为主,我会来救你们的。现在任务并没有下来,你们就先开始训练吧——给他们个训练计划。”
白牙耸了耸肩,拿笔飞快地记了点什么,刚撕下来就被鸢拿去,分给两人:“行了,跟我们走吧。”

说训练就是真的训练,出久刚到地方还没放下行李,就被先带去认场地。连着就是测试,出久被要求测身体各个部位的力量及控制能力,胜己被要求测汗液释放、空中移动和威力控制能力。
“木偶不要太拘束,狂一点。”鸢不知从哪里摸出副眼镜,戴着看数据报告,“爆心地你是火药桶吗,挺能炸的,炸得自己受伤很好玩吧,别以为只是有一点隐痛就不在意了,没好好保养,老了就跟那个废物一样只能依靠他人保护。”
“诶呀。”突然被指名批评的白牙笑得还挺灿烂,“也太不给面子了吧鸢,我到现在还是全手全脚的,真要打架也可以撑一会儿。而且我本来就是以暗杀审讯见长,现在就做做文书工作,很轻松的,我自觉保养得挺好哦。”
“闭嘴。”鸢不为所动,依旧面如寒霜,“你半夜疼醒走路撞电线杆、睡不着觉把安眠药当饭吃、逗小孩不成反而玩脱了躺着半个月,真怀疑你的赫赫威名从哪里来——还想反驳?你安分点成不成!”
白牙不知道从哪掏出个白旗晃了晃,气得鸢没忍住翻了个白眼。之后白牙安静极了,待在一边看一些文件,而鸢还在训话,让两人当场尝试改进。出久发现胜己虽然还是副不开心的样子,但居然啥都没说只是照做。到饭点了白牙敲敲桌子,指向墙上挂着的钟。
“装得一副老干部样。”鸢自然地拿过白牙手中的保温杯,喝了一口又塞回白牙手中,“走了。”
两个小孩子老实地跟着走,听鸢训斥白牙。
“都一上午了保温杯里还这么多水,你为什么不喝?别讲话了,当我不知道你想讲啥吗,嘛嘛保温杯抱着暖手很舒服的不知不觉就忘了喝不是故意的,附带一个傻兮兮的笑,你觉得很有趣是吧。”
白牙又挥了挥手里的白旗,结果白旗被鸢一把火烧成了灰。
这时候意外的和小胜有点像啊……出久想。不过看得出来,鸢前辈很关心白牙前辈,总是有护着对方的举动,要是小胜这么咄咄逼人地关心自己,自己一定会被吓到僵硬,被小胜误以为自己看不起他或者别的什么,然后动真怒了……
白牙前辈果然也是个厉害的人啊。

下午的训练是一对一,同样用火的鸢带着胜己不知道去了哪儿,而白牙带着出久出去买了一大堆气球。
「木偶君,你要做的是打破气球。我会将它们挂在空中,你要在尽量短的时间内把它们全部打破,最好绳子也别断。」
「是打破不是打飞哦,木偶君。」
白发男人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个小板凳,坐在上面悠悠哉哉地吹气球。他们的训练地点是天台,上面风大得很,挂在线上的气球乱七八糟地晃。打了两次,白牙招手让出久过来,举起他的本子。
「你感觉这么做的难点是什么?」
“风很大绳子也很松,所以气球很容易因为风而到处飘;而且我打上去气球经常就顺着我的力道飘走了。”
「没错。如果你碰到的是这种类型的敌人,你觉得应该怎么应付它?」
“这样的敌人……就是身体可以化为粘液啊虚化啊吸收伤害啊之类的个性……它们打散了还能重聚,也很方便逃跑,不是刚好克制的个性没法解决掉……那我会想办法呼叫其他英雄,在其他英雄还没来得及支援的时候拖住它,让它不要跑到其他地方作乱……欧尔麦特就对付过类似的东西,他是一拳把敌人都弄散了,然后造出旋风把敌人收集起来……”
「思路很清晰。我用气球是想让你试着全力使用你的个性,你的个性不止这么点威力吧?全部用出来,按你的想法试试把它们都打破,但别伤到自己。」
白牙前辈真的好温柔,给他的指点也很到位,出久练了几天,不仅能够初步使用100%的Smash,还具体地学习了一些特殊个性的分类、面对未知个性的分析方法,可以说是受益终生。
“那个……白牙前辈,你为什么不说话呢?难道说您的个性与说话有关吗?我以前有个同学的个性是洗脑,就是靠言语的。”
「你说的是心操君吧,他来我这儿实习过。我的个性和他不一样啦,不过言语的确可以辅助我使用能力。其实从小我就不太喜欢说话,口罩也是从小戴的,我爸爸差点以为我是个哑巴。初见面的时候要不是为了别让鸢和爆心地君见面就吵起来,我才用了下个性。」
“啊?前辈你当时用了个性吗?”
「用了一点点。」白牙用左手比出一段很小很小的距离,「没了我,鸢和爆地心吵得可厉害了,鸢揍了他一顿都没让他服气,鸢有点想跟我换一换。可惜其他我都能教,但火我真的没法放。」
“您和鸢前辈的关系真的好好啊。”
「毕竟小学的时候就认识了,我不说话他都知道我要讲什么。鸢从小就说会保护我,到现在依然如此,我真的很感谢他,他是我的英雄。」
“哇……这就是正常的幼驯染打开方式吗……可是我跟小胜明明也从小就认识了,可是总是相处不好,总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惹怒了他……”
「我和鸢其实也不是什么正常幼驯染,只是现在都长大了,不会再因为些莫名其妙的事而置气,各退一步接受了彼此的观点。从小我就欺负他,叫他吊车尾笨蛋啥的,现在被叫废物赝品,真是因果报应啊。」
“……啊?这么比起来我的‘废久’这个外号都不怎么惨……”
卡卡西弯起眼睛:“不能这么比吧。不过相信我,没多少幼驯染能比我和鸢更惨的,我们都能修复关系,只要找对方法,你们肯定也能的。”
——————————————————————————————————————————————————
啊两个白毛……白毛为啥这么好磕……
第一次见面,大白毛控着小白毛和自己的好基友谈笑风生hhhh
下次就是大白毛为好基友出头,展示自己多年溜人技巧了(不是
小天使?小天使忙着做笔记呢。

评论(13)
热度(45)
©B112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