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1129

白毛热爱者,沉迷白毛无法自拔ing
甜文写手。
cp是@疯狂的莹砸
可以找我聊天哒,私信都会回,问啥都行w

【带卡】我的小学同学果然有问题.2

单机。




No.4
把圣子带走后一切限制都解决,这么常规反而让带土诧异。恶魔以英雄之名死于战场,神殿里存放着他的衣冠墓;战争由恶魔挑起,恶魔却在最后背叛阵营。魔鬼被封回地狱,人间满目疮痍,带土坐在阿索亚神殿自己的墓碑上哈哈大笑,给自己的无字墓碑上刻上“欺诈者”三个字。任务结算还有点时间,带土漫无目的地在碑林间乱晃,回到自己墓前,诧异地发现自己墓边多了个墓碑。
上面同样只有三个字:殉道者。
殉道者是谁?
No.5
任务结算出来个S,奖励一张特殊卡。
【复活(特殊卡):被爱的人总是有恃无恐。使用次数:1/1】
带土一脸冷漠。
这就是为啥带土讨厌特殊卡,特殊卡会有非常多的用处,可是你不用就根本不知道怎么用,等你摸透规律,往往这卡就因为使用次数耗尽报废了。
带土叹着气,把卡扔进水池。要是这卡可以复活圣子就好了,他挺希望对方能够睁开眼睛……那么好看的人。
自己有毒,带土自我吐槽。对个尸体一见钟情,没事摸摸抱抱亲亲仿佛一个冰/\恋爱好者,再这样下去他都要被良心谴责致死了。
带土想起自己用掉的【挚友】。那张卡算是他的意外收获,来自于一个亡灵世界。他和一个画家打了个赌,具体干啥不记得了,反正自己赢了,画家把【挚友】连同【亡灵】递给他。
【亡灵】用来挖情报很不错,带土记下后才扔掉。【挚友】则被他一直留着,这张卡非常有用,自己遇到解谜类或者团队竞争类任务就去问【挚友】,【挚友】的分析能力非常强,能让带土不动脑子不干活都苟到最后。后来带土无所事事的时候也会用这张卡,对方见多识广,看事情的角度和他有异同之处,和对方聊聊天吐吐槽时间就会过得很快,偶尔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吵起来就拿扔硬币来决定谁对谁错,就算怄气了第二天又是可以一起谈天说地的好基友。
事情的改变来自于带土的一个问题。
“话说……挚友,你是谁啊。”
对方难得沉默,片刻:“你不记得我是谁吗。”
带土把卡拔出卡槽又插回去,但他久久没有使用该卡。太尴尬了,带土这么想,他觉得自己需要冷静一下,但冷静了那么久他都没勇气使用【挚友】。他心虚,他恐惧,他无法回答对方的问题,他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想哭,对方语气那么平淡,可自己想象对方神情会有多悲伤时只想缩在墙角拿枕头堵住嘴,压抑着号啕大哭一回。
所以他把【挚友】用掉了。带土没法回答对方,他的确不记得对方。他想找到【挚友】,活生生的、没有时间限制的、能和他一起躺在草地上聊天吵架晒太阳的挚友。
他有预感,圣子有可能就是挚友。
可是圣子的躯体里没有灵魂。
No.5
下了个日常本换得回程卡,带土回到现实世界。
他小学三年级奶奶去世后就突然进入了无限游戏,因为未成年所以有着低保卡【不死】,但频繁地面对杀戮与黑暗对他的性格有着很大的影响,使他少年期间一直是副阴阴沉沉的样子,除了同桌琳还会偶尔关心他一下以外,他几乎不和任何人讲话。
所以自己是怎么变成一个戏精的?果然是变态了吧。
琳打电话问带土什么时候到时带土还愣了愣,翻翻笔记本才记起来他昨天答应琳去同学会。虽说是昨天,实际上他下了两个本,几年都过去了,这种事情除了那谁不可能还记得清吧……
那谁来着?
一时想不起来,老了老了。
琳要带土去的是大型高中同学聚会,好几个班的一起来。大部分都是人生赢家,带土混在里面吃吃喝喝听听八卦,不由觉得觉得自己挺神奇的,就自己这个性子,怎么一路重点高中重点大学,又找了个高薪又自由的工作的?怕不是祖墓冒青烟呢。
大家都在嘻嘻哈哈,认出带土的人都说带土比以前脾气好很多了,带土笑笑继续乱晃。他晃过其他班的几个女生时听见她们在说太可惜了吧,这次来还很期待再见到旗木君呢,听说他居然自/\杀了。
……谁啊,这个叫旗木的。这么不珍惜生命的吗,自己这个总计活了几百年的家伙都没活过瘾呢。
“带土?”琳坐到他身边来。她认真地注视着带土,微蹙着眉头,“你愿意来真是太好了。”
“虽然我比较懒,但偶尔出来一趟就这么让你惊奇吗?”
琳被逗得弯了弯嘴角:“你这样想真是太好了……卡卡西去世后你已经窝在家里半年多了,最开始你连电话都不应,吓得我上门找你,你只是隔着门说没事,都不让我进去……我很担心你,不要再这样了好吗?卡卡西肯定不想见到你这样的。”
卡卡西?这谁?
……好像是他小学同学?隔壁班比他还阴阴沉沉、总考年级第一那个。
那他怎么想关我什么事?
带土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我只是喜欢呆在家里……卡卡西……他看不看得到关我什么事,有本事出来骂我啊。”
以上全部带土临场发挥,他根本不知道自己以前和这个卡卡西什么关系,但听琳这么讲,卡卡西应该是个老妈子性格?那自己就演个叛逆小孩吧,就是要反着来,能把人气到从棺材里蹦出来最好。
No.6
为防止说漏嘴,带土没有多套话,这时候他怀念自己的【挚友】了,这种事对【挚友】肯定是小case.
回家路上带土搜了个“卡卡西”,意外发现他是个小说家,出版过不少小说,那几本带土家里都有,带土还挺喜欢看的。这人笔名是“稻草人”, 全名是旗木卡卡西,享年二十七,生卒年也有,带土算了算,发现对方是半年前去世的。
半年前有事情发生过吗?
带土翻了翻笔记本,那段时间只有个插画工作,给一本小说的……奇怪,为什么后面都没有这个工作完成了的记录?带土喜欢将自己每天完成了多少工作都记在本子上,但这个工作的记录到一半就戛然而止。
带土烦闷地抓了把头,进厨房给自己烧了壶水。拿杯子时碰到两个,他瞅了瞅,拿了印着粉色兔子的杯子下来。
……杯子……
带土拿下另一个杯子,上面印着紫色的芦荟。这不是他的杯子,但是的确应该待在这儿。带土拿着它,环顾自己的房子。
床上两个并排放的枕头,卫生间里同款不同色的毛巾,书房设计成可以两个人面对面坐的样式,带土从来不用的衣柜里的衣服……
带土才发现自己家里处处都有另一个人的生活痕迹。
旗木卡卡西。
被其他班女生谈起的旗木。
被琳谈起的卡卡西。
带土烦躁地翻着柜子,找出一叠资料。那是旗木卡卡西的验尸报告,第一张照片就是卡卡西割/\腕自/\杀现场照。带土没能捏牢这张纸,让它轻飘飘落在地上。
旗木卡卡西的确是他的小学同学,那头白发不能更典型。但让带土没想到的是,旗木卡卡西去世时的现场,和密室里的场景几乎一样。




带土记忆找回前置任务做完了,还差正式找回记忆顺便找回卡灵魂。

评论(8)
热度(45)
©B112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