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1129

白毛热爱者,沉迷白毛无法自拔ing
甜文写手。
cp是@疯狂的莹砸
可以找我聊天哒,私信都会回,问啥都行w

【带卡】遇见你的路途

【带卡】遇见你的路途
我有点懵……
我是脑过这个梗,但我真的没有印象写过……而且写得这么乱估计只有自己能吃出糖和刀……
就这样吧,我看了看不知道从何改起……

以及这就算是300粉的回馈了……望不嫌弃……
————————————————————————
我已经第639天没有见到卡卡西了。
他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卡卡西遇到了一个变态。
“你别乱跑。”带土戳了戳缩在被子里的小白毛,“要是你跑掉了,我就把你抓回来再操一顿。”
“……”卡卡西翻了个身,背对这个变态。
带土抓了把头发:“……你别乱动啊,都弄开了不处理很麻烦。”
卡卡西把脑袋也塞进被子。
带土原地转了两圈叹了口气,卡卡西听见开关门的声音,过了会儿探出脑袋。
身上酸痛的感觉还是没有消失,其实这种伤并不严重,但绵延不绝,而且处在一些难以启口的地方。
卡卡西气鼓鼓地把被子缠紧——在“界”外的三天让他知道自己完全没有机会打败这个男人,毕竟这个人比他年长比他经验丰富还比他不要脸。
他闭上眼睛睡觉,好恢复体力。但他又开始做第一次遇到这个变态的梦。
那是个比他大了一圈的男人,那人自迷雾中走出,抬头看向他时眼睛里全是血丝,然后卡卡西感觉到铺天盖地的血色将他包围,那人一步步向他走来,像是孤狼终于找到了他的食物。
卡卡西第一眼便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他是被那双眼睛迷惑了片刻,但身体本能反应让他开始远离这个男人。这似乎激怒了对方,那男人眼中的三勾玉结成风车状,而后卡卡西便跌进另一个陌生的空间,然后……
“喂,你还好吗?”
卡卡西惊醒,惊魂未定地瞪着来人。那个变态把他从被子里扒出来,拿湿毛巾给他擦脸:“你从小就这么体虚吗?都三天了还没好?”
“变态。”
那男人显得格外无辜而无奈:“我有名字啊,你就不能好好叫我吗?”
显然不能。
卡卡西“切”了一声,甩了眼刀过去:“变态带土。”
那人无奈地扶额,看上去和三天前强迫他的人完全不一样,卡卡西忍不住想。
三天前的男人是个病得很重的神经病,这个……是个看起来正常了点,似乎已经遵医嘱吃药的神经病。
“完全不一样啊……你现在还是个锋芒毕露的笨家伙。”宇智波带土嘀咕着扒卡卡西的裤子,枝条很有先见之明地缠牢了白团子的手脚。卡卡西怒瞪他:“你!”
“抹药。”带土把药膏在卡卡西面前晃了晃以示理由,“我又不是真变态,我一般不会对伤患下手的,真的。”
带土笑的真的很正常,如果对方没有把手指伸到不该伸的地方的话。
“你这个变态!你有病吧你!”卡卡西激烈挣扎,眼角泛起红潮,那小模样可真漂亮,带土只觉得秀色可餐,啊我家卡卡西什么时候都好看。
可是这时候的卡卡西会爱上另外一个人,一个带土花了几十年都没能抹掉的人。
带土突然就没了逗卡卡西的心思,处理好就放开了卡卡西,药膏丢到了卡卡西的枕边:“自己收着,还不舒服自己弄,晚安。”说着往另一张床上倒去,被子都没抖开。
就这样?
卡卡西不敢置信。
这三天他算是了解这个男人,性子恶劣喜欢逗他玩,还没事就开黄腔,不过除了最开始那次出格行为,之后倒的确没再干点什么,就偶尔看着他发呆,看着看着还会眼睛放空进入回忆状态,露出诡异的表情。自己要是在这种时候和他讲话,就等着被调戏到底吧。
可这次带土却没这么干。
——他看我的时候在想谁?



———————————————————————————————
我好嫉妒。
即使你不再对我温柔地笑,用看另一个人的眼神看我,我还是好喜欢你,我喜欢一切的你。
可这时的你会属于另一个人,无论我做什么都无法替代的人。




卡卡西不是很明白宇智波带土在想什么。
“你知道'界'的由来吗,还有'人'存在的意义?”带土指着'界'中心的火影岩,“捡到你的朔茂前辈应该讲过这些传说吧。”
“你知道朔茂。”
“我恋人和我讲过。”带土回答,“听说是个很厉害很温柔的人,是一个一生都在行守护之事的人。”
“嗯,爸爸……朔茂前辈是个好人。”卡卡西低着头看手中的白牙,“他捡到了我,然后带我去了很多地方。但是他被迷雾带走了,我去过很多地方,但都找不到他。白牙是他的遗物,其实已经断了,后来我修好了它。”
“捡小孩是这里的习俗啦,不过不是所有人都有捡到小孩的运气。”带土摸摸卡卡西的脑袋,“迷雾送来'人'也带走'人',每个在这里的'人'都无前尘往事,来到这里时不知活着的意义。但是总会有一个已经知道自己的意义的人来引导你的,对你而言就是朔茂前辈了——所以你叫他爸爸也不无道理啊。”
“你是他的继承者。”
这样正常的宇智波带土,给人的感觉意外像个长者。如果对方一开始就是这样出场的话,卡卡西觉得自己对他的好感度应该不会这么低。被带土称作继承者这一点,让卡卡西有些类似于不好意思的感觉,于是他引开话题:“你的恋人呢?”
我想知道更多关于朔茂前辈……爸爸的事。
带土却难得露出些许阴郁,也就是卡卡西称为“发神经病”的表情。他顿了顿才回答:“我恋人被带走了。”
带走了?
卡卡西第一遍并没理解带土的意思,但他无端回想起带土称“迷雾”是带走人的东西,他突然就猜到了:宇智波带土的恋人被迷雾吞噬了。
“……对不起。”
带土抓了把头发,语气有些烦躁:“和你有没关系,你不用道歉……我只是气迷雾带走了他却没带走我,我活着的意义只是为了他啊。”
这句话理所当然极了,好像为另一个人活是件天经地义的事。卡卡西问:“所以你从迷雾里走出来……是因为你在找你的恋人吗?”
“嗯。”带土偏头看向卡卡西,卡卡西能从带土纯黑的眼睛里看见自己的倒影,但恍惚间他竟觉得那似乎又不是自己,“其实我只是想试试,迷雾能不能把我也带走,让我离开处处都有我恋人痕迹的世界……但它让我遇见了你。”
我还有什么事未做吗,以至于迷雾不愿收去一个已失去活着的意义的人?


————————————————————————————————————
你告诉我,被迷雾吞噬不是死亡,而是去另一个地方,于是我不怕死去,我只怕我遇不到你。




卡卡西认认真真地吃着秋刀鱼。
“真不明白为什么秋刀鱼有什么好吃的。”带土嘟囔着转动架在火堆上的木条,“甜食才是世界的正义啊。”
卡卡西眯着眼睛,撇了带土一眼:“要不是你做的秋刀鱼特别好吃,我才不会继续和你走。”
咸党和甜党日常交锋,带土给自己做了条甜秋刀鱼,在卡卡西难以置信的视线下吃了下去。
“你一个甜党为什么这么会做秋刀鱼……”
带土一个火遁让火烧得更旺:“我恋人吃啊。”
又是这个回答。
宇智波带土有一个存在于他口中的恋人,据他描述,那人白发飘飘十项全能性格温柔体贴——
“你的恋人难道是我爸爸吗?”
带土一口水喷了出来:“你想神马啊!”
卡卡西也觉得这个猜测不靠谱,但他所知的白头发就自己和爸爸,不能怪他。
每天在“界”外的日子都是一样的:白天赶路,想吃东西就原地烧个火做,当星星升起时带土抱着卡卡西漫无边际地讲他知道的故事,讲到两个人都困了为止。带土抱着他睡觉,用带土的话就是“你是个合格的抱枕”“吃了我的秋刀鱼就是我的人了”
有的时候带土也突然嘟嚷什么“怎么还没出现”,卡卡西问他,带土就给他讲了个故事。
“我那时候还是个被斑洗脑的中二病晚期,我恋人把我从山洞里挖了出来,我天天逃跑他天天把我抓回来,我问他怎么做到的,他就把眼睛给我看,说他的一只眼睛是以前一个自作主张的家伙送给他的。”
“嗯,所以?”
“就这样啊。”带土把卡卡西往怀里扒拉了一下,“好啦大人的事少管,你该睡觉了。”



——————————————————————————————————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你在我向你告白的时候,说你似乎是喜欢着你记忆中的人了。
因为那就是我,对吧?
我好开心啊,即使我如此混蛋,你也愿意给我爱上你的机会。



迷雾漫上来时,卡卡西后悔了。
他后悔相信宇智波带土不是个神经病。
“宇智波带土你这个傻子!你疯了吗自己往迷雾里钻!”
卡卡西拉住带土的手臂,拼命地往外拉。也许这起效了,迷雾只吞掉了带土的半边身子,迟迟没有继续。
“卡卡西,放手吧。”
“怎么可能放手混蛋!”
“……你不会喜欢上我了吧?”
“你个变态我最讨厌你了!”
“好好好,不要喜欢现在的我。”带土冲卡卡西笑了笑,“那你可不可以给以前的我一个机会,不要因为我讨厌他?”
卡卡西愣愣地看着带土,手松了松,但迷雾也并未再进一步。
“卡卡西,以后会有个笨蛋哭包中二病,他住在斑老头的山洞里。你要记得把他挖出来,他刚开始会和你作对,但他最终很爱很爱你,他活着的意义就是保护你,给他一个机会——请务必给他一个机会!请务必找到他!别放弃他!”
带土死死扣住卡卡西的手,卡卡西低头看着他,恍惚间记起第一次遇见带土的时候,那人双眼发红,疯狂得像无路可退的孤狼。
“答应我。”带土看着他,语气霸道却带着些许忐忑,“别丢下我。”
——那你呢?你现在是要丢下我吗?
卡卡西握拳,并不长的指甲硬生生刺穿皮肤,血液流淌出来,滴落在褐色的地面上。
“卡卡西……”带土拉住他,把他的手掰开,不要伤到自己,“我把我的眼睛送你吧,这样,你可以在我不在的时候,替我看这世界了。”

【“卡卡西,你这只眼睛怎么也会变红?”
“因为这是我和一个混蛋的约定啊,他把他的一只眼睛给了我,而我帮他看他错过的世界。”
“好狡猾啊,那个人……他这是要你一直记得他啊!”
“嘛……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心照不宣罢了。”】

end.

评论(16)
热度(44)
©B112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