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1129

白毛热爱者,沉迷白毛无法自拔ing
甜文写手。
cp是@疯狂的莹砸
可以找我聊天哒,私信都会回,问啥都行w

【带卡】一个被喂狗粮一愣一愣的路人的自述

路人第一视角,看堍如何一个人把卡存在感刷满。
这个路人心里戏很多!脑回路很迷!而且我也不了解一个球迷会是怎么样的人!ooc十分严重qaq!
最后强推@幻化成灰  太太的文,我写的这篇鬼玩意算是太太《七号》的番外,看不懂我到底写了什么鬼没关系,去看太太的文吧!!!

———————————————————————————
我是个普通的球迷,年轻的时候也狂热过,买最贵的票看现场,在自己喜欢的球星进球的时候齐声助威,在自己喜欢的球星的死对头进球的时候一起发出嘘声。现在年纪大了喊不动了,工作也忙没时间去看现场,我最喜欢的球星也早就退役,当年我为此疯狂的赛事也变得越来越可有可无。
以上前提。
而我要讲的事,是我在一次旅游中,遇到一个很有名的球星。
事先说明,这位球星当年我并不喜欢,但我却能在人群中一眼认出来——因为我最崇拜的球星旗木卡卡西的死对头就是他,当年他说“旗木卡卡西就是个垃圾”的时候,我可是咬牙切齿地诅咒他了无数遍。
这个一头黑短炸的男人一脸你欠我八百万的表情,默默地绕公园走了一圈又一圈。他身后还跟着条一脸苦大仇深的哈巴狗,这使宇智波带土有一种诡异的崩坏感。
我回忆起宇智波带土最后那次采访,他说他心目中最伟大的足球运动员是旗木卡卡西。这让我突然觉得他顺眼多了,可能是英雄所见略同的惺惺相惜之情。
在他从我面前第四次走过时,我临时起意,开口叫住他:“你好……您是宇智波带土吗?”
宇智波带土停了下来,他身后的狗慢悠悠地走到他腿边。他站在离我大概三米的距离望向我,黑色的眼睛盯着人有种莫名的压迫感。
我为啥要叫住他?
我内心咆哮着吐槽自己的一时冲动,宇智波带土倒是很淡定,看我走神还问了声:“有事吗?”
“额……”
宇智波带土翻了翻口袋:“来这里旅游的吧……住这里的人都眼熟我。我没带笔……你要吃红豆糕吗?”
于是我一脸懵逼地坐在一家甜点店里面等红豆糕上来,宇智波带土心情似乎很好,哼着不知名的调子,看我盯着他还对我笑了笑。我毛骨悚然,宇智波神逻辑果然名不虚传,根本无法理解他在想什么。
“好久没有吃到红豆糕了。”他自己提起话题,“我恋人在我上次体检后就再也不允许我每天吃红豆糕,还要我天天喝味道奇怪的豆浆,我偷偷加点冰糖进去都要被他训半天。今天我又和他吵架了,你说他是不是有病,我不就起床没把被子叠好嘛,他每天都要和我提一句,他越提我越不想听他的,他也不哄哄我,我说我要离家出走了他也不挽留我,我走的时候他总算出来啦,可他不是来挽留我的,反倒是说调料快用完了,让我带点调料回去!”
这时候红豆糕等甜点都上了,他满足地咬了一小口,继续讲下去:“我才不听他使唤,我宁可在公园里遛圈子也不要买调料,他以为我是谁,是可以任他使唤的吗!”
对不起,我不是很懂他的逻辑。辛苦他恋人了,得操心宇智波带土的身体状况,还要忍受宇智波带土的神逻辑,为他恋人点一根蜡。
“你怎么认出我来的?”宇智波带土又咬了小小一口红豆糕,“很多人都说我现在和以前完全不一样,虽然我觉得自己没什么区别。”
这个我倒是能解释:“现在的您的确和以前赛场上的样子不太像,但您在公园里散步的时候表情……比较严肃,那种气势很有以前的风范。”
“唉?是吗?”他喝了口蜂蜜水,心满意足地眯起眼睛,“可能是因为我刚才在想'旗木卡卡西这个大垃圾'吧。”
我瞪大了眼睛,这种侮辱一个卡粉绝对不能忍,我开始思考,如果我给他一拳就跑,跑掉几率有多大。
宇智波带土似乎一点也没发现气氛的变化:“这家伙越来越烦了,和我提了好多次让我陪他一起去木叶队看看,我是团扇队的好不好,他就不怕我和其他人打起来吗!”
……嗯?
宇智波带土越讲越激动,恶狠狠地小小咬了口红豆糕:“木叶的家伙一个个都黏着他,要是我陪他去,一进去他就被人围住了,我挤都挤不进去!”
我不是很懂他的逻辑,但我得到了一个简单粗暴的结论:这家伙知道旗木卡卡西的现况!
正当我思考如何礼貌地打断他,并问问有关卡卡西的情况时,那只狗很轻地叫了两声。我低头看去,那狗正在咬宇智波带土的裤脚。
“这是您养的狗吗?”
“不是,这是我恋人的,以往每天这时间点我和我恋人都会遛它。这狗成精了,正催促我快点回家。”他向我解释,又弯腰把裤脚从狗嘴里解救出来,对着狗说:“我知道了啊,这就回去,不过得绕下路,还要买调料。”
他很可惜地看着还没吃完的红豆糕,我以为他会把所有红豆糕都打包带走,但他最终只是吃掉了一个,其他的他说算他请我。于是我拎着包装盒,和他一起走出了甜品店。
“谢谢你啊。”他向我道谢,“这样如果我恋人问我为什么吃红豆糕,我就可以说有人认出我来了所以我请人吃红豆糕,顺带自己也吃了小小的一块!”
这样的宇智波带土让我觉得这个世界有点可怕,曾经开口闭口都是垃圾的前团扇队队长,现在却迷之开朗活泼甚至有点蠢萌……
我得停下脑补,醒醒,这货是骂卡卡西垃圾的家伙,不要被他蒙蔽了。
对了!我还有一个问题没问!
“宇智波带土先生,我想问一问旗木卡卡西的现况可以吗!”
“哈?”他歪着头看我,那种眼神有些欠扁。我对这种眼神非常熟悉,记得以前赛场上最奇葩的一幕吗?没错,就是木叶队队长千里迢迢跑去安抚团扇队队长那一幕,那时候所有木叶队粉丝都会发出嘘声。偶尔宇智波带土会抬起头来看我们一眼,于是大家嘘声更加响亮。
那眼神和现在这个差不多,现在这眼神更加露骨点,里面莫名的得意与挑衅意味都要溢出来了。
“他呀。”他翘着嘴角回答,“等我回家好开饭呢。”
哦。
我目送他远去,那只苦大仇深脸的狗慢悠悠地跟在他后面。
……
等、等等?!!

评论(20)
热度(284)
©B112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