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1129

白毛热爱者,沉迷白毛无法自拔ing
甜文写手。
cp是@疯狂的莹砸
可以找我聊天哒,私信都会回,问啥都行w

Mr.&Mr.3

掏出了我最后的存稿(肾虚

——————————————————————————————————————————

于是他们就这么闪婚了,宇智波带土和旗木卡卡西正式成为一家人。当时来参加婚礼的人坐满了五张桌子,杀手们用着自己事先编造好的身份相互攀谈;他们的新房子也很快就准备好了,坐落在城郊,有一个大大的花园;他们都请了假,卡卡西画了好一些家具图纸想要去订做,被带土截下来,说他自己就能办到。

于是半个月后他们的房子放满了属于他们的东西。他们的朋友同事都会时不时来看望他们,并且带来一些他们认为这对夫夫需要的玩意儿。天藏尤其和带土谈得来,两个人在后花园一起做木工活。但他们人后都表示不太喜欢对方,天藏是因为这家伙娶了他的卡卡西前辈(后经带土威胁,他把“他的”两字去掉了),带土是因为这家伙居然想抢他的活,给卡卡西做个摇椅。

美好的假期结束,他们得回去工作了。于是:“上次的活我的手下们留了个尾巴没完成,我得飞水之国一趟处理客户的投诉!”“这次我去了土之国,那里都是些野蛮人,有个家伙光天化日之下欺负女人,我就上去揍了他一拳,结果他掏出枪还了我一发!”“没事没事我不会再这么冲动了相信我!嘿,卡卡西,我饿啦,快点开饭吧,你的丈夫已经精疲力尽了—话说回来,你的生意如何?”

带土没想到自己能撑那么久,而且看这形势他似乎可以就这样过一辈子。不是他吹,卡卡西是他见过最聪明的人,他个人认为就算是号称贤十的大侄子鼬也没卡卡西聪明。但他说的漏洞百出的谎卡卡西却全盘接受,让带土松了口气的同时也不可避免地感到愧疚。

“真是甜蜜的烦恼啊。”带土自言自语,把车停进车库前闪了闪车灯。他知道卡卡西喜欢坐在正对着窗户的桌子上看书,为的就是能够及时发现带土。天有点黑了,他用车灯来提醒卡卡西。

果然,他走进花园时卡卡西已经倚在门框上笑着看他了。卡卡西习惯戴口罩,把大半张脸都遮起来,只露双眼睛。带土对这个爱好举双手赞成:卡卡西带着口罩都能把下至三岁小孩上至八十岁老女人迷得七荤八素,把口罩拿下来那还了得?

这个人是他哒,带土喜滋滋地想。进门后他都顾不上把手里拎着的袋子放好,就熟练地扯下卡卡西的口罩索吻,亲完还舔了舔卡卡西嘴角的痣。

“糊了我一脸口水。”卡卡西虽口上嫌弃,但眼睛还是带着笑,“快点去洗手,你不饿吗?”

“饿饿饿!”带土放下袋子冲进洗漱间,洗到一半想起了件事,探头出来大喊:“我给你买了颜料,那销售员说的天花乱坠的,说这颜料还可以防水,你有时间了记得研究一下,看看我是不是被骗了!”

“好的……你还买了什么,介意我拆开看看吗?”卡卡西打开袋子,把那大盒颜料取出来。袋子里还有个盒子,包得严严实实,从外表看不出是什么。

“额……你是不是在说那个包得严严实实的玩意儿?”带土风风火火地冲出来,“这是个秘密,得下次再告诉你。”

带土在脑内疯狂骂黑绝一百回,他一点也不想帮忙保管这个芯片,结果黑绝还是偷偷把它塞进了自己的袋子。他得说多少遍黑绝才能明白他不喜欢骗卡卡西,一点也不!

卡卡西放下了盒子,转而进厨房端菜。带土坐在桌前,正研究黏在四个桌角的海绵:“这个是干嘛的?”

“防撞角。”卡卡西回答,把筷子递给带土,“孩子总是很闹腾,因此我们得小心不让他受伤。我已经买了足够的安全插座,你愿意和我一起把插座都换一下吗?”

带土突然后悔自己为什么提出要领养个孩子了,看看卡卡西,孩子还没来呢,他就开始做那么多准备了。他很肯定自己会失宠,他又高又壮,还有半边伤疤,怎么比得过软绵绵会撒娇的小孩子?

他嚼着一把青菜的时候已经脑补完自己年老色衰再也没法吸引卡卡西、而新来的小孩耀武扬威地坐在卡卡西怀里俯视他的样子了,直到卡卡西叫他才回过神来了:“哦,当然。”

带土,稳住,他对自己说。卡卡西爱他,这不只是最开始时连命都愿意给他的那种感情,而是更多—卡卡西愿意毫无理由地和他接吻,愿意靠在他肩头沉沉睡去,愿意谴责带土不叠被子的行为,愿意没事时尝试着做一些甜点。聪明如卡卡西在这方面一直迟钝得可怕,得带土一遍遍告诉他这不是愧疚而是爱情。

没错,一个孩子而已,比不上自己在卡卡西心目中的地位,他应该大度点,他当初想养个孩子还不是因为卡卡西和邻居家孩子一起玩那高兴的样子?能让卡卡西走出阴影的事他都应该去做,他一点也不希望卡卡西保持两人初见时的脆弱状态。

—没错,带土没有恢复记忆。但他已经确定自己就是曾经救过卡卡西的人了,两人的幼年合影与卡卡西束起头发时给人的熟悉感绝不会作假,他曾经认识卡卡西,就像他以前一定认识琳、夕日红、阿斯玛、李他们一样。

“那我们是不是应该清一个房间出来让孩子住?”带土咬着一个蘑菇的柄,“弄一个婴儿床,刷好粉色的墙漆。这件事最好早点办,油漆味道重。隔壁的小姑娘喜欢洋娃娃,及早准备一套小家具给她专门玩洋娃娃怎么样?”

卡卡西诧异地看着他:“你已经决定领养一个女孩了?”

“啊,不是。”带土摇头,蘑菇掉了下来。幸好只是掉进饭碗里,带土赶紧夹起来吃了,“我就是想着我可以给孩子做什么……你瞧,我只擅长做木工,于是想到了做一套给女孩玩办家家的小玩意儿。”

“不只是木工,你还会种花和洗碗。”卡卡西笑了,“你说的有道理,那么我们出去采购一趟?”


评论(5)
热度(57)
©B112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