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1129

白毛热爱者,沉迷白毛无法自拔ing
甜文写手。
cp是@疯狂的莹砸
可以找我聊天哒,私信都会回,问啥都行w

Mr.&Mr.1

史密斯夫妇AU
甜甜甜不甜不要钱!爽文!
反派是黑绝和团藏,让我们感谢他们的敬业精神!
————————————————————————————————————————————————————————

“天哪,卡卡西老师,我真的是忍受不了了。”
小樱重重地叹气,作为之前长达十三分钟的任务报告与牢骚的暂时结尾。
“额。”卡卡西夹着手机搅拌着锅里的汤,“冷静下来,小樱,我都没弄明白你到底因为什么在发火。”
“你刚才根本就没听我在讲什么是吧!!!”电话另一端传来“啪”的一声,卡卡西猜测应该是小樱一巴掌盖在了她自己额头上,“前几分钟前,我在火之国边界做一个护送任务,原本一切都很顺利,但是那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家伙对我开枪,前三枪都打在我面前不超过三厘米的地方,最后一枪突然转向任务目标,我去挡,没用,任务目标当场死亡,我肩膀里嵌了颗子弹!”
“哦,可怜的女孩。”卡卡西把锅盖盖上,放下汤勺,腾出手来拿手机:“现在你已经离开了?那么伤势如何?”
“死不了。”小樱“嘶”了一声,“只要不是一击毙命,我肯定能活着——那个混蛋!那家伙是晓的阿飞!就算隔了片树林我也能听见他那嚣张的声音!‘阿嘞这位壮姑娘的身手可真好呀’——去他妈的壮姑娘!”
卡卡西习惯性地想说“女孩子不要说脏话”,但因为对方正处于怒火之中,他想了想还是没有说出口。他盯着窗户,窗外是他们家的小花园,种了很多花。这些花都是带土照料的,生命力很顽强,从他们常年只是浇浇水却还能开得生机勃勃这一点就能看出来。
带土有没有说几点回来?不记得了,等会打个电话问问。
“我们应该查一查晓的情报来源了,老师。”樱很快冷静下来,“我的任务是直接从您这里拿去的,而在您之前这个任务资料经手不超过五人,他们却能够准确地掌握我的行踪……嘿,老师,卡卡西老师?你在听我讲话吗?”
“在听。”卡卡西应了一声,“……你的行踪怎么泄露的?”
“哦,天哪。”樱叹气,“老师,别装了,我知道你没认真听。你到底怎么了,还请了长假。”
“没什么。”卡卡西低头掀开锅盖,无意义地把汤勺伸进去搅拌了两下,又合上锅盖,“抱歉,我没认真听你在讲什么,因为我正在做饭。可以下次再聊吗?我想打个电话给带土。”
“带土带土带土,卡卡西老师你能别秀恩爱了吗?”樱无力地低吼,“我倒宁可去见鸣人了,起码他没追到人,只是在单相思。卡卡西老师,这可是晓!它针对起木叶了,你不觉得我们需要做点什么吗?”
“我在休假,女孩。”卡卡西余光看见邻居家的孩子,最调皮的男孩从栏杆那头伸出手,自以为很隐蔽地折了朵小花,兴高采烈地塞给了他的妹妹。小姑娘收到花很开心,但还是板起脸来对她哥哥说着什么,卡卡西能猜到这个小天使在做什么:她准是在训哥哥偷摘他家的花这件事。
“嗯哼?”樱那里传来拆卸枪械的声音,“老师,你很不对劲,你莫不是隐瞒了什么吧?”
“……”
“旗木特工?”
“啊。”卡卡西发出了个无意义的音节,他把手机开成扬音放在一边,拿出青菜开始切。
“我们打算有个孩子。”单调的切菜声中夹着卡卡西这句话,“本来想找代孕,但是带土不肯,嚷嚷除非有男男怀孕技术,否则他绝不会接受这样得到的孩子,他会嫉妒那个代孕者到发狂的。最后决定领养,带土非常高兴,他已经在联系福利院了,拿着一大摞照片拉我一起看,孩子都很可爱……他喜欢孩子,我没法拒绝他。想想,走在街上,中间的小天使拉着我和带土的手,我没法想象比这更美好的生活了。”
“旗木卡卡西先生。”樱冷漠地回答,“我现在肩膀中了一枪,血把衣服全浸透了,而且我只能单手给自己绑绷带。”
“我相信你即使只能用一只手也能包扎得很好,小樱。”卡卡西温和地回答。
“有了丈夫忘孩子。”樱嘟嘟嚷嚷,“当初接第七班的时候,你可是说把我们都当作自己的孩子的,单亲妈妈有了春天,我们这些长大了不可爱的孩子当然都要忘到九霄云外去,只想着要新的小天使——”
“嘿。”卡卡西被逗乐了,“你就当多了个小弟弟或者妹妹,想想,一个小天使揪着你的裙角,奶声奶气地要你抱,我相信你那时候只会想着怎么把她宠上天的。”
“那么你就祈祷吧。”他的女学生磨着牙回答,“祈祷你领养的孩子足够可爱,能让我无视你们的恩爱。”
电话“啪”地被挂掉,卡卡西忍不住又笑了。最先提出有个孩子的是带土,起因是他们俩陪隔壁那对兄妹玩了一下午,回家时带土突然就说他们应该有个孩子。为此带土磨了他两个星期,直到他松口问孩子能从哪里来。
然后他们还真的认认真真地折腾这个问题三个多月,在几天前才刚决定要去收养一个孩子。带土异想天开说要个小白毛,而卡卡西觉得普通的黑发黑眼就很好,他们就这个问题又讨论了好多天,带土搜集来的孩子的照片已有了好大一摞。
对了,说到带土,他还要问带土今天什么时候回家。带土是个工作时间很自由的质量管控什么什么,空的时候能连着两个月都在家里侍弄他的小花园,手绘藤架结构图亲手制作藤架,研究到底是葡萄藤实惠还是牵牛花藤好看;忙的时候前脚刚到家、黏糊糊地扑过来和卡卡西交换一个吻,后脚电话又来了,他只能郁闷地把红豆糕打包带走,一边对着电话飙脏话一边回到后车库把车开出来。
这次带土出差挺快,两天就回来了,如果卡卡西没记错的话带土订的那班航机已经到了,电话应该打得通。
“喂?我是卡卡西。”
“您是旗木卡卡西吗?请稍等,我去叫带土先生。”
是白绝接了这个电话,他拍拍还沉浸于阿飞身份的带土,努了努嘴:“旗木夫人,你丈夫来电话了。”
“来了来了!”带土冲过来抢过电话,甚至没来得及瞪一眼叫他旗木夫人的白绝,“卡卡西?”
“我煮了蘑菇汤,炒了个青菜和茄子,你几点回来?如果来得晚的话我正好出去给你买红豆糕。”
“不用啦,我很快就到家!”带土双手捧着手机,说话的声音能让人起一身鸡皮疙瘩,“给你带了伴手礼哦!”
说完这句话,带土转过头来,凶恶地做出“快点开车”的口型。
“……谢谢……你其实不用到哪都要给我买东西的……”
带土转回去,瞬间变脸:“给你买东西是我的乐趣!都说了别只口头说谢谢,真要谢的话不如……”
“宇智波带土,有些异想天开的梦还是不要做了。”
哎呀,阴谋败露,卡卡西真是越来越不好欺负了。带土又腻了几句,以“亲爱的在家乖乖等我”作为结束语,心满意足地挂了电话。
他的队友一齐阴森森地注视着他。
“看什么看啦~阿飞会害羞的啦~”刚打完电话的带土心情舒畅,扣上面具理直气壮地开始发神经病,“我知道你们都很嫉妒我啦,看看你们面目全非的丑陋模样~可是,谁叫你们没~有~对~象~~~”
哦。
你有你厉害。
—————————————————————————————————————————————————————
什么婚姻咨询,滚蛋滚蛋,带卡怎么可能会有七年之痒这么俗的分手方法!

评论(12)
热度(97)
©B112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