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1129

白毛热爱者,沉迷白毛无法自拔ing
甜文写手。
cp是@疯狂的莹砸
可以找我聊天哒,私信都会回,问啥都行w

【带卡】至死方休/将我遗忘.14

失忆向导堍x叛逃暗部卡

我知道我ooc非常严重orz

—————————————————————————————————————

“嘿。”

招呼声自他头顶响起,带土后退一步,看着对方以教科书般的姿势落地——蜷起身体在地上一个翻滚,卸去部分冲击力后重新站起,满分,带土在心里默默评价,看看这轻松写意的表情,不沾灰尘的装束,哦他的发型都没变,依旧炸得很厉害。

“带我一程。”

“行啊。”带土耸肩,“但我这么做能得到什么?”

“一段记忆够吗?”

两只猩红的眼睛对望,带土这次有了防备,没有直接被带入精神图景:“下次能不能先讲一声啊卡卡西!”

在他面前慢慢摇晃的白色发梢、干涸血痂上的裂纹、悠长而沉重的呼吸声、一滴慢慢落下的眼泪、不知是谁的嘶吼……

无数画面一闪而过,最终终结于一句低喃。

“将我遗忘。”

带土握拳,指腹的刀片因此划破他的掌心,刺痛感使他脱离幻觉。白发哨兵沉默地站在他的面前,头上的木叶护额有一条明显的划痕;他的打扮是标准的暗部装束,只是没带上应有的面具,左臂上的红色纹身中央是显眼的烙印;他的写轮眼上有一道狰狞的竖疤,带着不可用言语表达出来的悲怮。

“你想说明什么?”带土松开手,血自他的指尖落下。这种小伤带土完全不必放在心上,柱间细胞能让它自己愈合。但白发哨兵的目光却随之落在地面,看那滴血晕染开来。

旗木卡卡西的行为有许多相互矛盾之处:他不愿主动暴露自己的信息,但并不拦着带土去查探与他有关的资料,并且在带土询问他时默认;之前他拒绝告诉带土关于带土所失去记忆的一切,现在却如此轻易地把带土追寻多年的记忆还了回来——即使并不是全部。

“你想做什么?”带土重复问他,眉头皱起,猩红的眼睛牢牢盯着面前的白发哨兵。

“按原本计划,这才是我们时隔多年的第一次见面……我没想到你这么快就会找上门来。”白发哨兵回答他,“同样的,我要告诉你的也应该是公事,那些有关你我还有其他的……嗯,私事,我觉得不应该在公事之前说——虽然我没说,而是你自己查到的。”

他扬了下手,像是把这件事扔到后头去了似的:“上去吗?有东西让你看。哦不对,是下去,它们在下面。”

带土总觉得卡卡西的表现很不对劲,但他还是上前搭住了卡卡西的肩,随后把人拉进自己的怀里。虚化的前一刻他发现卡卡西具体哪里不对劲了:卡卡西心跳速度和呼吸速度很不协调,整个人都有些紧绷;两人明明身高相似,理论上来说他们应该对视,但卡卡西微撇开头去,看的方向似乎是带土肩上某个点。

紧张?

卡卡西说的那段话应该没什么问题,何况带土并不觉得卡卡西撒谎的水平会这么低,低到连自己都能一眼看出来。

那他紧张啥?

他们穿过地面,各种物品穿过他们的虚影。但他们还是能感觉到自己与彼此的存在的,带土能感到卡卡西压制过的缓慢的呼吸,流动的气体在他耳际擦过,让他总觉得下一刻他怀里的白发哨兵就要开口说一些什么。

“行了。”卡卡西的确开口了,他的手臂缩到胸前,抵在带土肩上,“可以结束虚化了。”

这是个很明显的抗拒的动作,带土找了个角落实化的下一刻卡卡西就推开了带土,偏头检查身后的短刀与身上的装备。带土随之做相同的步骤,但他还是用余光观察对方。卡卡西明显进入了任务状态,刚才不太对劲的表现全部被收起,裸露在外面的只有一双封锁了所有情绪的眼睛。

带土没来由地感到烦躁,他零碎的记忆里有相当一部分是这双眼睛的特写,他见过这双眼睛完好的模样,也记得上面凝固血痂上的裂纹;他见过这双眼睛透露出的固执与孤独、悲哀与冷漠,也记得这双眼睛微微弯起流露出的笑意。最清晰的莫过于前几日的早晨,躺在床上的自己嘟嚷着牙印怎么没消掉,卡卡西无奈地回头看他,眼睛里面像有细碎的流光。

他喜欢那样的卡卡西。

“你笑一下。”带土拿肘子抵了抵卡卡西的腰间,“快点。”

这句话显然迷惑了对方,卡卡西转过头来正视着他,无声地表达他的疑惑。有点呆,带土如此评价,顺便很自然地伸手揉了把白发:“不笑就算了,走吧。”

带土走在了前面,精神触角延伸开去探路。当然了,他也因此“看见”了后面的卡卡西,那错愕的眼神让他无声地勾起嘴角。

嘿,我才是向导,我俩关系中掌握节奏的人。


评论(6)
热度(39)
©B112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