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1129

白毛热爱者,沉迷白毛无法自拔ing
甜文写手。
cp是@疯狂的莹砸
可以找我聊天哒,私信都会回,问啥都行w

【带卡】木叶队长.3

木叶队长堍x失忆杀手卡


No.11
卡卡西的临时住所非常整洁,所有东西都放在它该在的地方。带土很熟悉这种风格,因此他很容易就找到了卡卡西藏东西的地方。
冰箱。
话说回来他居然没问过卡卡西为什么喜欢把东西藏到冰箱附近,带土往心里的小本子记了笔,决心有机会一定要弄明白。
他翻出的是本笔记本,捏上去很厚实,翻开来是卡卡西工整的字,细致地写下了每一天记起来的东西和该天发生的事情。
哇时不时还有几句外语,卡卡西会的也太多啦。
后面的内容带土只是粗略一翻,里面掉出几张门票,一看,哇木叶队长博物馆的门票。带土把它们夹回原处,发现笔记本里面有一面贴了张裁下来的报纸,上面是自己的一份采访,还配了张自己的照片,旁边有卡卡西的备注。
我记得他。
他的名字是宇智波带土。
带土合上本子转过头去,白发的杀手沉默地看着他。
“你知道我是谁。”带土扬了扬本子。
“宇智波带土,你的名字。”卡卡西顿了顿,又说,“我在你的博物馆看到的。”
“那你应该知道你自己是谁了吧?”带土轻快地说,向卡卡西走近,“旗木卡卡西,木叶队长最好的搭档,是个出色的狙击手……”
“不。”白发杀手后退一步,他的声音带了些沙哑,“我不是旗木卡卡西。他已经死了。”他抿起唇,“我也不记得你。”
带土莽撞地去拉卡卡西,不出意料地被躲开。卡卡西看他的眼神有着困惑与戒备,带土却忍不住笑了。
No.12
带土还记得自己告诉止水为什么不养猫的理由:“猫不亲近人,没事还挠你,养不熟。”
他和卡卡西曾经捡到过一只白猫,他老觉得这只猫和卡卡西很像,从它的爱干净到它冷淡高傲的神情,都和卡卡西很像。猫一好就走了,后来已经不认识带土了,给了他两爪子,不是开玩笑那种,抓破了皮出了血,卡卡西骂了他好久。
“嘿,卡卡西,我以前总觉得你像猫,后来发现你其实像狗。”带土不屈不挠地扑过去抱住卡卡西,最后被他成功地将其压在桌子上,“你就算和我吵架了也会跟着我,总是保护我,永远记得我。”
“不。”
“你记得我。”
“没有。”
“你记得我。因为你明明可以把我掀下去,然后好好教训我一顿;但是你没有,你还听我扯这些有的没的。”
带土咧着嘴笑了,松开卡卡西:“我知道炸会议的人肯定是个冒牌货,但其他认为就是你的人要来抓你啦——我们该跑路了,卡卡西。”
No.13
最后带土选择了投降,他和他的小伙伴都还好,只是上交了武器;但卡卡西被关起来了。
“带土叔。”鸣人叹着气坐到带土面前,“你是怎么想的呢?”
带土却扯到了其他事情上去:“你出生的时候老师高兴疯了,大晚上发急报就为了征求意见,想给你取个好名字。他还专门把你的照片给我们寄来,说让我来当你老师,让我先认认脸。卡卡西靠我肩上看你的照片,突然说我得好好活到战争结束。”
“然后旗木卡卡西在接下来的一场战役中为国捐躯,而你在几个月后撞向了冰原。”鸣人耸肩,“不过你现在这样也算活到了战争结束?”
鸣人抓了把金灿灿的头发:“我爸妈不怎么提到卡卡西和你,大概也就讲了一千次吧。我小时候超崇拜你,学你在半边脸上画了假的伤疤,每天都想着怎么教训欺负弱小的人。”
鸣人放下手,低头拨着袖子上的扣子:“我父母死了,嗯……他们去度蜜月了,把我留在家里,妈妈走之前还挥着拳头,威胁我要是再把家里弄得一团糟,她就把我揍到出不了家门。结果几天后我就收到他们的死讯了,一场大爆炸,bom——爸爸是当场死亡,而妈妈被发现时身上都没什么伤,因为爸爸护她很牢;可是妈妈还是死了,吸入有毒气体过多。”他扯出了个惨淡的笑,“我不信妈妈逃不出来,但我必须信……我不想觉得我是被抛弃的。”
“所以我后来又不崇拜你啦,带土叔。”鸣人松开攥着扣子的手,“当然你那些事迹我还是很佩服的,但是爸爸妈妈说你最后那个任务,你其实有能力活下来的,但你选择同归于尽。因为旗木卡卡西死了。”
带土偏开了头。
“死掉的人一了百了,带土叔,你应该很清楚这个。”鸣人站起来,“而他们未尽的责任都托付给了活着的人,而我其实超讨厌这种事的说。”
感觉挺奇特的,带土想。他一直把所有人都当作小辈看,尤其是鸣人,他记忆里前不久鸣人还是个名字都刚被决定的照片里面的小家伙呢,现在鸣人都已经三十多岁啦。
“带土叔。”鸣人重复了最开始的问题,“你是怎么想的呢,关于你自己和这个世界?”
No.14
带土发现卡卡西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冲了出来,一路切瓜砍菜,当真是三秒解决一个人。
“原来你没夸大啊。”止水喃喃。
“废话!”带土翻了个白眼,追了上去。
卡卡西的左袖因为撕扯而破裂,皮肤上红色的纹身像燃烧着的火焰。带土认命地进行这场跑酷,越过一个又一个阻碍去靠近卡卡西。
卡卡西就在他眼前了,这回带土怎么也得抓住他。
No.15
为防止卡卡西暴走,带土可劲儿抱牢了卡卡西的左臂。卡卡西醒时习惯性检查手臂,缩了下手愣是没能动。
“……笨蛋,你在干什么。”
“啊卡卡西!”带土向止水鼬那儿努努嘴,“他们说我需要制住你。”
止水和鼬双双捂脸。
“你现在是哪个状态的卡卡西?”带土拿额头顶了顶卡卡西的侧脸,“说件事吧,卡卡西,就我们知道的那种。”
卡卡西垂下头思考片刻:“我去钓鱼,你在后面跟了我半天,尽趴草丛里了,我回家时你装作刚好从巷子里出来,实际上你头发上粘的草屑都还在晃呢。”
“我没跟踪你!”带土叫道,“我真的只是意外碰到你!那根草能证明什么?它怎么不可以是因为其他缘故在我头上的!”
“狡辩多没意思。”卡卡西很小地笑了一下。带土也傻乎乎地跟着笑,松开手转而把卡卡西抱个满怀,“你还在真是太好了!”
“实际上我记起来的并不多。”卡卡西推推带土的头,不过没能成功,“那个想要操控我的人问了我一个任务……有关五个类似于我的家伙的情况。他很可能去找那些人了,如果让他成功,后果不堪设想。”
“那我们得阻止他。”卡卡西最终还是成功把带土版黏人精给剥离了,带土很郁闷地坐直,“卡卡西你来组织这件事吧,我就不多话了。”
卡卡西自然而然地接过这件事,和止水与鼬讨论起来。带土趁机躺下来休息,脑袋枕在卡卡西腿上,而卡卡西只是瞥了他一眼,并没说什么。
这日子真是太美好啦,带土舒舒服服地闭目休息。他真是太久没享受有卡卡西的生活了,有卡卡西在,他可以什么都不用担心,只需要不断地战斗不断地前进;而所有的阻碍与变数都有卡卡西搞定,他可以心无旁骛地看向他的目标。
水门老师概括得不错,理论上他的确有能力活下来。但他没有了卡卡西,他自己根本没法做出个既能解决掉麻烦又保住性命的巧妙方案,以他一贯简单粗暴的做法,他选择了同归于尽。
不过现在不需要啦,他有卡卡西了。
有卡卡西在,他相信所有事情都会迎刃而解。

因为他们正在一起。

——————————————————————————————end——————————————————

是的就这么简单粗暴地完结了。

想讲一下这个设定里的鸣人。他父母双全,在失去父母前是个不折不扣的熊孩子,天天想着当个大英雄;而父母去世后他被迫看这个世界最丑陋的一面,一点点发现自己是多么的无用。

没法说他和火影里的他哪个惨一点,就像他和佐助没法比惨……差不多?


评论(4)
热度(48)
©B112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