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1129

白毛热爱者,沉迷白毛无法自拔ing
甜文写手。
cp是@疯狂的莹砸
可以找我聊天哒,私信都会回,问啥都行w

【带卡】你的海域.7

我可能是个傻子,昨天就码好了结果忘放上来了orz
————————————————————————————————————————

现在是人鱼的巫师朋友带土六年级暑假最开始那一天。
人鱼算着日子等他的朋友到来。
带土速度不算快,到家估计要天黑。他给自己填饱肚子以后就会来海边,人鱼已经想好带自己的朋友去哪里玩了,他发现了一片充满各种奇特水草的地方,他觉得自己的巫师朋友应该会喜欢它们的。
人鱼因此弯起了眼睛,躲在岩礁下等待夕阳散去。夕阳散去了,他的朋友也就来了——
“我的朋友。”他的头顶传来声音。
人鱼诧异地扬起头,他看见了谁?他看见了带土!带土少见地还穿着他的巫师袍,兜帽拉得严严实实,让人鱼看不见他的表情。
未到夜晚,海水涨得还不够高。带土转身跳下岩礁,人鱼只能看见他的翩飞衣角。
带土想要干什么?
人鱼望向沙滩,金黄的沙滩洒了遍地余霞,如同童话中的景象。向他走来的巫师依旧固执地不肯拉下兜帽,虽有最后的阳光给他柔和了身形,但依旧像世间流传的“邪恶巫师”的形象。
“……人鱼。”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好久不见……抱歉,我这个暑假有事,只会在这里待到明晚。”
带土是有什么麻烦事吗?上个冬天他就没回来,如今又是急着要走。
带土向人鱼走近,最后的余霞在他身后散去,兜帽下的阴影逐渐扩大。他在人鱼面前站定,手从袍子里伸出来——他的手里握着一瓶魔药:“这是可以让你变成人类的药……持续时间不长,只有一天,明天这个时候你就可以变回来了……就一天。我想请你吃新鲜烧出来的秋刀鱼。”
人鱼想说话,他想问带土发生什么了,他想告诉带土自己有闻到带土身上的血腥味儿。可是他在陆地上只能发出刺耳的噪音。
带土蹲下来,和人鱼平视。他们之间的距离变小了,人鱼甚至能听出带土声音的颤抖:“就是请你去陆地玩玩……我要离开很久了。”
人鱼伸出手,拨下了带土的兜帽。带土慢一拍地想按住帽子,但他的半张脸已经露出来了。
“……别看。”
带土别过头去,连握着魔药的手都垂了下去。人鱼却不依不饶地向前倾身,去碰带土的脸。
我只是担心你。人鱼想安慰带土,可是他在陆地上只能发出刺耳的噪音。他想拉着带土下水,但是带土现在还穿着长长的巫师袍,这显然不是适合游泳的穿着。
对了,魔药。带土说了这种魔药可以让他变成一天的人类,应该就像鳃囊草能让带土短时间长出蹼一样。于是人鱼改变目标,从带土手里抢走那瓶魔药,有些笨拙地打开瓶塞。
“哎?”带土显得惊讶极了,眼睛都瞪圆了一圈。人鱼暗自得意于这件事,虽然这么想有些恶劣,但是自己的举动能牵动另一个人的行为,这让人鱼很有成就感。他观察了一下这奇怪色泽的魔药,在带土紧张的注视下喝了下去。
那是一种很奇异的感觉:他原本是靠着尾巴支起上半身的,手虽然按着沙滩,但并没有真的起到支撑作用。而喝下魔药以后,他没法自如地弯曲尾巴了,他只好双手撑地,挪动着……两条奇怪的尾巴?
人鱼困扰于自己的尾巴变成了“两条”,那使他无法顺畅地使用他最擅长的武器。他还在研究自己的尾巴时带土搂住了他的腰,将他扶了起来。
“踩稳。”带土告诉他。于是人鱼回想带土走路的样子,试探着将全身重心压在尾端变得扁平的尾巴上。
“只靠尾巴也能保持平衡。”人鱼新奇地低头看自己的“尾巴”,“人类的构造可真有意思。”
带土显然并没有人鱼那么轻松,他很担心人鱼:“你的脚痛不痛?”
人鱼一时没明白带土的意思,皱着眉头思考自己现在算不算痛。带土便认定他脚很疼,直接把他拦腰抱了起来,用的还是抱着人鱼状态的他一样的姿势:“配方上面没提到有什么副作用,但果然还是有的……这是什么原理?难不成是诅咒之类的玩意儿?人鱼想要长出双腿就一定会体验到走在刀尖上的痛苦?”
“我不痛。”人鱼推带土的胸口,“松手。”
带土用怀疑的眼神看他:“你不必逞强。”
人鱼真想抽带土一尾巴,可惜他晃了晃尾巴却发现没法使上力气。可能是他的动作所表现的抗拒太过明显,带土最后还是放他下来,脱了自己的巫师袍给他穿上。
“好啦。”带土摸摸人鱼银白色的头发,“先跟我回家换套衣服,我带你去买东西。”
——————————————————————————————————————————
超喜欢这个场景,已经开始黑化的带土却还是相信小时候看的童话,怕卡卡西脚疼还想抱着人回去。
长出双腿不代表卡卡西就可以用的好,勉强走走路还可以,踢腿之类的动作是不太使得出力气的,因为原本尾巴的构造是一节一节骨头,人腿是只有一个关节的两节骨头,卡卡西想踹人估计只会自己平地摔hhh
语文不好生物不好说不清楚,那啥大家自己脑补……以及以上细节开车的时候会用上……

评论(14)
热度(50)
©B112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