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1129

白毛热爱者,沉迷白毛无法自拔ing
甜文写手。
cp是@疯狂的莹砸
可以找我聊天哒,私信都会回,问啥都行w

【带卡】至死方休/将我遗忘.9

额……直球……警告???
没啥预警的。
———————————————————————————————————————————————————
旗木卡卡西。
带土念着这个名字。
他走在贫民区中,由于他步履匆匆,又是一身黑衣,路过的人都识趣地避开了他。
带土出门时只想着去找到自己的哨兵谈谈,路上却越来越愤怒。他想起对方冷淡的态度和对他的隐瞒,心里面像是扎了许多细细麻麻的小针,不算太疼,却漫上来一层层绝望。
他整整三年都试图去寻找自己的哨兵,可他的哨兵根本就没在意过他。如果自己没有意外发现他的话,带土甚至没有机会见到他……
对于那个叫旗木卡卡西的哨兵而言,自己这个向导根本不重要吧。自己找了他那么久,抓着梦的尾巴想要记起他来,想带他回来,无数次梦中惊醒、想要喊出他的名字,却发现自己根本不记得……
真是好笑,带土忍不住唾弃自己。他向来粗枝大叶不拘小节,可自从遇到那白发哨兵就像中了邪似的,竟也能像个宇智波一样思考。像是自己终于发觉自己是个向导,也有细腻敏感的时候。
旗木卡卡西,带土又无声地念了一遍。他难受得慌,音节在他舌尖跳跃,合成一个本该熟悉的名字。没法儿了,宇智波带土你赢不了这个旗木卡卡西的,他就是你的死穴,他就算什么都不做,你也一败涂地。
他回过神时已经站在了门前,他敲门,手一点都没有抖,三下敲完,没人开门。
带土扯了扯嘴角,想说点什么给自己听,但最后还是没出声。他放开精神力,任由精神触角蛮横霸道地蔓延开来,很快就“看”到了那个白发哨兵。
他在淋浴,闭着眼睛听水流声。水流声是对哨兵无害的白噪音,可以帮哨兵缓解感官过于敏锐的后遗症。在这种情况下哨兵往往会放松精神屏障的戒备,减少对其他精神体的排斥,更容易接受向导的疏导。
带土稍微强化了一下对方的听觉感官,再次敲门,这次对方听见了,和之前一样只裹了条毛巾就往外走,带土很想吐槽对方的口罩,那是本体不成,洗澡的时候都戴着。脸遮这么严实,干嘛不把衣服也穿穿好呢,露在外面那么多皮肤。
他开门了。
带土和他对视,他开了写轮眼辅助,简单粗暴地下了个“不许动”的暗示,白发的哨兵僵在原地不得动弹,被带土进了房子还反锁上门。
这个贫民区的房子很小,客厅虽然理得整洁,但剩下的地方少得可怜。带土左右看看,在唯一的沙发上坐下。他不小心坐到了电视遥控器,于是他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老款的电视机慢吞吞开启,发出各种各样的声音,让这房间多了些人气。
他的暗示肯定没有这么长的时间,但是白发的哨兵依旧在原地一动不动,像是被石化了一样。带土抬头和他对视,扯了扯嘴角——他本能地想要露出一个服软的表情,但脸上的伤疤注定这不可能实现。
“旗木卡卡西。”他干巴巴地叫对方的全名,“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解释?”
—————————————————————————————————————————————————
日天日地的带总,没见到对象前还在脑补黑屋play,在对象面前一秒怂。



ps.某人说只要我更新,下一抽单抽出妖刀,我去了,没出我就要叫某人小辣椒一辈子,望周知。

pss.并没有妖刀,只有三尾狐,以后某人我要叫她小辣椒了。

评论(14)
热度(55)
©B1129 | Powered by LOFTER